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young as the moring,old as the sea.(2)

抱歉好几天没有更新了,为了写美人鱼我看了一些相关电影,结果被闺密坑了看了一点《下水道的美人鱼》……我……真的无法直视这个物种。
文中歌曲为mermaid -skott,歌词被部分修改。可作为bgm.

“可是他受伤了,你看他的腿,全是伤。”

isak把腿蜷曲着,又向里缩了缩,把被子裹得紧紧的。

“even,想想你的理想,想想你的小提琴,这不过是个低等的生物,不要同情他。”

even沉默不言。

“不,我们人鱼不是这样的!”

“你给我闭嘴!”mikeal拿过一旁的毛巾,团成一团,毫不留情的塞进了isak的嘴里。

isak瞪着眼盯着mikeal,满是惊恐。

even想要阻止,站了起来,却欲言又止。

“even,把他放进你房里那个水箱里吧,别让人发现了,一定要看好他。”mikeal伸手要把isak抱起,isak猛烈的挣扎,愤怒的想要尖叫,可是嘴被堵住了,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让我来吧,他好像很害怕你。”even阻止了mikeal。转身拿出了isak嘴里的毛巾。

“随便你怎么处置他,但明天我们一定要去去城里!”mikeal叹着气离开了。



一弯杏黄色的新月,带着海的凉意从海平面升起。

isak透过窗凝视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月光流转。

海豚跃出水面,流线型的脊背熠熠生辉。
深蓝的海水中涌动着流光溢彩,人鱼闪光的尾鳍轻轻敲击着水面,数条人鱼浮出水面。他们围着游轮,魅惑的音符从嘴角溢出,呼唤着同伴。

isak听到朋友们的呼唤,努力伸长脖子向外望。

“我该怎么办?”isak看着焦急的朋友们,带着哭腔喃喃自语。

“唱歌吧,isak,上帝赐给人鱼魅惑众生的嗓音,这是我们唯一的武器。”父亲在自己小时候常对自己说这话。

低头看着趴在水箱边上沉睡的男子,棕褐色的卷发乱糟糟的,弯着脊背,气息平缓。

“我能做到吗?”isak说着轻轻捧起了even的脸蛋。睡眼惺忪的even朦胧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强忍睡意抬起眼皮看着isak。

“I'll be your mermaid, caught on your rock

Coming for your aid, isn't it odd?

Isn't it silly, now that you know?

Someone this slippery, can't let you go”

isak的声音温柔和缓,如转瞬即逝的泡沫,又带着海的神秘魅惑,空灵飘渺。

even被美妙的乐音缠绕,头脑更加昏胀,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把我抱起来,我要回家。”isak盯着even,沉缓的声音魔咒般击中了even.

even木讷的抱起了isak,任由湿漉漉的尾巴沾湿衣服,本应清澈的湛蓝色双眸变得混浊,没有焦点。

墨绿色的尾巴发出幽绿的光芒,映照着isak墨绿色的眼睛,勾人心魄。

isak缓缓地把下巴磕在了even的肩膀上,侧过头将唇瓣贴在even的耳垂上,轻轻呼出热气。even不禁打颤,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isak搂得更紧。

“Take me out of here.”isak一字一顿,压着声音,用气息呼出每一个字。

even转过身,呆滞的向外走去。

isak紧紧抱着even,在他的耳畔继续低声吟唱那勾人心魄的乐曲。

“I'm too much sugar, I am your dope.

I'm just as scared as you, alone in the rain.”

冰冷的海风让isak哆嗦了几下,愈发往even的怀里钻。

清冷的月光洒在isak墨绿的尾巴上,幽绿的光芒反射在even潮红的脸颊上,极致魅惑。


“It's true,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Ooh, into the blue”

even逐渐向栏杆靠近。isak抬起头向海里张望,他的同伴已经在下面等待。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Ooh, into the blue, into the blue”

Isak稍微加大了声音,贴紧了even的胸膛。

“快,走过去,我们不能被人发现。”isak呼出的热气让even忍不住抖了一下,脸颊也愈发滚烫。

“It's proof, cause we got nothing to lose

And there ain't nothing to prove”

even立在了栏杆旁。

“松手。放我下去。”

“你在做什么?!even你傻了吗?”mikeal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even的动作。他快速上前,拉住了even的手臂。

even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怀里的isak有些摸不着头脑。

isak很是害怕。瑟瑟发抖。心砰砰直跳。

“isak,继续唱歌!我们和你一起唱!不要害怕”父亲坚定有力的声音给力isak勇气。

isak深吸了口气,继续在even耳畔吟唱。

“I'm too much sugar, I am your dope”

even刚才清澈了不一会儿的眼睛又变得混浊,重新陷入了isak的魔咒中。

even用力甩开了mikeal的手,身子靠近栏杆。

mikeal重又缠上even,拉着isak的尾巴不放。

isak微微皱眉,继续歌唱。

“I know you'd jump with me

Like the oceans dancing with a storm,

I will dance with you

While my waves enclose you 'til you're warm,

like the water's glue”

“是人鱼在迷惑你,even快醒过来!”
even仿佛聋了一样,抬起双臂,搁在了栏杆上,准备把isak送回大海。

mieak死死地拉住isak的尾巴,疼得isak直皱眉头。但isak知道自己不能停,成败在此一举。

同伴们在海水中哼唱着同样的旋律,为isak助力。

mikeal死死抓住isak的尾鳍,尖利的指甲扎进鳞片,流出鲜红色的血液,染红了even的衣襟。

isak抓紧了even的手,皱着眉继续在even耳畔吟唱。

“Hold your breath and let me count to three,

when you really know it's right

Take my hand, we'll dive into the sea

It's true,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终于isak半个身子悬空,被even放置于海水之上。

大海的气息让isak无比沉醉,深深吸气,让大海的咸香充盈肺腔。

“I know you'd jump with me

I'll be your mermaid

I'll be your mermaid”

伴随着isak柔和魅惑的歌声和mieak撕心裂肺的怒吼,even最终跃入大海。

mikeal因为突如其来的撤力,重心不稳,向后一屁股摔在了甲板上,只留下手掌心中几片还散发着幽绿色光芒的鳞片。


冰冷的海水没过头顶的那一刻,even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干了怎样一件蠢事。想要呼救,一张嘴却满是苦涩的海水。

isak立刻挣脱even的怀抱,奋力向家人和朋友游去。

“my son,你终于回来了,以后再也不要l到人类世界去了,你真的吓到我了。”父亲一把将isak搂在怀里。

“papa,那个人类怎么办,他好像不会游泳。”
isak仰头看向父亲。

even在水中痛苦的挣扎着,呼救着。

“别管那个人了!别忘了可是他把你抓走的!”父亲身后的chris很是愤怒。

“不,不是他,他没有想伤害我,是另一个人。”isak赶紧摇头。

“isak,对人类不要那么善良,他们不会回报你的!”eskiled拉住isak的手,认真的说到。

“my son,如果你真的想救他一命,就向海豚求助吧,我不想帮助一个伤害了我的孩子的人。”

“papa,谢谢您。他至少帮助我回家了,我不能见死不救。”

isak吹出清脆的口哨,2条海豚渐渐围住even。

“拜托你们了,我的朋友,把他带回去。”

TBC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