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As long as you love me(7)

很抱歉,本来说了早上更新的,但是昨天大半夜开始入了另一个坑……eyewitness,太虐了,然后就一整天……今天下午才写完……
bgm:bad things

“isak,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在isak骑车进入even家的前院时,even惊叹,暗忖着“难道他其实还记得一些和我有关的事?”。

“这是你家吗!这么多年都没有人住的!我在车祸之后就经常来这里,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来这里,第一次来时就像肌肉记忆似的要往这里走。我以为这就是个没有主人的空房子,经常来这里,但就只是坐在前院的长椅上写作业,我压根就不知道这原来是你家。”isak很是惊讶,说话的同时停下了车。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缘分吧。”even感叹到。
“看来你还没全忘记我啊!”even心底里有些窃喜的想着。

“进去吧!现在我一个人住在这里”even特意加重了“一个人”,咧着嘴对isak笑着,把这个词说的很刻意。




“我父母在我去伦敦上大学的那一年就搬去奥斯陆和我姐姐sonja一起住了,她在那里工作。”even吸了一口烟,深深地吸入胸腔,侧过头,缓缓地将烟圈吐在isak脸上,isak半闭双眼,贪婪的吸取着even吐出的烟气。

“Then,why did you come back?”isak盯着even的眼睛,身子又向even靠近了些。

“emmm,一方面是为了画展,另一方面是好多年没回来了,我挺想这里的。”

“那你很快就会离开吗?”isak带着浓重的疑惑与担忧。

“不,我不会走,因为你在这里。但是下周我在奥斯陆有个展览,得去一趟,但很快会回来。”even抚摸着isak后脑勺上的小卷毛,安慰着他的小宝贝。

“emmm,我们还是别聊这个了,听点音乐好么?”even起身去拿手机。

“嗯哼,我的艺术家,你喜欢什么音乐?hip hop?
Right about now, NWA court is in full effect.
Judge Dre presiding in the case of NWA versus the police department.”isak将右手握拳,摁在嘴上,摇头晃脑的装酷。

“N.A.M.huh? What about this?”even点开屏幕,播放了一首听起来很抒情的歌曲,节奏很缓。

“我的大艺术家,竟然喜欢小姑娘喜欢的情歌!”isak直起身子,把连帽衫的帽子胡乱的从头上扯下,拉到了颈后。一边的嘴角上扬,出现了可爱的小括弧。

“Nei!我喜欢MGK,MACHINE GUN KELLY.He's awesone!”

“MGK,M,G,K,MGK.”isak阴阳怪气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你不知道MGK吗?”

“我当然知道了,ja,MGK!”

“你看起来不知道这首歌啊,this is a hit song!”

柔和的女声过后,是一个干净利落的男声,带着点磁性,有着一往无前的果敢魄力。even跟着和唱,挑着眉笑着看着isak。

Nothing's that bad

If it feels good

So you come back

Like I knew you would

And we're both wild

And the night's young

And you're my drug

Breathe you in 'til my face numb

“And we're both wild
And the night's young”even用力的又重复了2遍。even的声音清冽有力,isak一瞬间有点失神。

“The night's young,我的艺术家,为什么重复这个?”

“我想去游泳。”

“what?已经是晚上了!”

“No!The night's young!”even站了起来,准备要走,“你不来吗?”

“emmm,好吧,你这个疯子。”isak撇了撇嘴,跟上了even的脚步。




“换我载你!”even踏上单车,挑了挑眉,邀请着isak。

“all,all right.”isak有点懵。

“抱住我的腰,我想骑快点!”

isak的双臂听话的缠上了even的腰,“这么晚了,游泳馆都关门了,我们去哪里游泳?”

“我阿姨家。”even猛蹬自行车。






“你阿姨家为什么你要撬窗进去?”

“额,她出去旅游了,我只好撬窗,快来帮我一把。”even用力地扯着窗框。

“不,我不要做帮凶。”

“你都是我的人了,要同甘共苦!”

“哼,你就贫嘴吧,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人了?”

“你说你喜欢我的。怎么才几个小时就忘记了。”

“但是,但是我还没承认是你的男朋友,不作数!”

“开了,进去吧!”even熟稔地爬了进去。

“额,even,我们没有泳衣啊,就穿着T-恤游泳吗?”

“怎么了,你很在意你的漂亮衣服吗,小妞?”

“你才是小妞!你还听bad things那样的小姑娘爱听的抒情歌!”

“那也比你的半吊子拉普好听多了。”even挑眉微笑。

“你才是半吊子呢!”isak悄悄走到even身后,使出全身力气一把将even推进了水池。
even沉没入水,不见身影。

1秒
2秒
.
.
.
一分钟

没有任何动静,isak开始着急,“even,你在哪里?你还好吗?别吓我啊!”isak慢慢蹲下,在水池边,伸出双手搅动水面。

“I got you!”isak只感觉到手上突然一热,之后便,失去重心,水没过头顶,全身冰凉。
在水下,isak试着睁开眼睛。

even的头发在水中飘起,也睁着眼看着isak,看到isak皱着的眉头,忍不住大笑,布鲁布鲁的吐着泡泡,伸出手来掐上isak的脖子。

“噗。”isak难受的扭动着,口中本就不多的空气被迫吐了出来。

even拉着isak向上浮起,在isak终于重新回到水面上吸了一口空气后立刻把isak摁了下去。

even也随之沉入水中,摁住isak的肩膀,一口亲了上去。

isak不知所措,只能贴仅even,吮吸着他口中的空气,双臂渐渐攀附上even的胸膛。

TBC

深受eyewitness荼毒的我已经快疯了……难过得写不出甜饼。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