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young as the morning,old as the sea A

今天看加勒比海盗4,突然想到人鱼版的evak还没有人写,实在忍不住就写了下来……前面一篇as long as you love me会在这2天完结,明天早上发第7章,大概后天就可以完成第8章。
文中歌曲为my jolly sailor bold.可作为bgm.

“这音乐,真美妙。他拉小提琴的样子真美。”isak歪着头痴痴的看着站在游轮甲板上的男子,手肘撑在礁石上。

“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吧,他们一定在担心我们呢,这里一入夜就有好多人,很可怕的。”jonas拉住了isak的手臂,准备往回游。
“不嘛,我们再听一会儿,好不好?”

jonas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在周围后,支吾着说“那,好吧,我们再听一小会儿。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听的,惹得你天天来这里。”

“哼,那是你不懂得欣赏。这首曲子让我想起了妈妈,在我小时候,她为我哼唱的摇篮曲就是这个旋律。”

“isak,我们真的得回去了,再晚大门就要锁起来了。”

“好吧”isak很是失落,尾巴轻轻拍打水面,激起细微的浪花,依依不舍地跟着jonas向大海深处游去。

“even,快过来帮我收网!待会儿再做你的音乐家白日梦!”彪形大汉用拳头将栏杆拍得嘣嘣响。

听到怒吼声的even,不得已放下了小提琴,叹了口气,向船长走去。

“唉,我可能这辈子也实现不了梦想了”

“even,再忍耐上几年,赚够钱你就可以去上大学了。”mikael拍了拍even的肩膀,继续用力拉网。

远处,夕阳沉入海水中,涟漪荡漾着昏黄的阳光。墨绿色的尾巴上下翻飞,击打起耀眼的浪花,isak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甲板上挥汗如雨的水手,向深海游去。

“papa,mom的世界是怎样的?”isak眨巴着好奇的绿眼睛,手肘搁在爸爸的鱼尾巴上,手掌抵着下巴。

“isak,你是不是又偷偷到那边的海港去玩了?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接近人类的世界,人类很可怕的!”eskild立刻插嘴。

“孩子,人类不都是可怕的,你的妈妈就是个好人,但是最好还是离人类远点儿。他们是世界上最难以看透的生物。”valtersen先生怜爱的抚摸着isak的后脑勺,盯着isak的绿眼睛发呆,眼睛有些湿润。isak继承了母亲的绿眼睛和蜂蜜色卷发,还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心。

“外面的人类世界很精彩,但是isak,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度过一生。”父亲认真的看着isak,心里默默想着“可千万别重蹈我当年的覆辙。”

“快!太阳要下山了,今天我们来晚了,怕是听不到他拉小提琴了!”isak拉着jonas,奋力向着捕捞船游去。

“你慢点!当心被人类发现,这附近还有渔网,你当心点!”jonas根本拉不住isak.

jonas作为纯血统的人鱼,各项能力都优于人鱼和人类混血的isak,可是isak为了一段美妙的音乐或者说是为了那个拉小提琴的人类,竟然不要命了的游得这样快,让jonas都跟不上。

“离那条船远一点,isak,那里很危险!”

“你说在这里他可以听到我的歌声吗?”

“你要干什么?”

“他每天演奏的那首曲子,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常唱给我听。我对每一个音符都记得很清楚。”

“no!isak!你会被发现的!”

“可是我想认识他,就像我爸爸当年勇敢的去认识我妈妈一样。”isak游到了船尾。

“人类不是都像你母亲那样善良的!”


悠扬的小提琴声早已响起,在海面荡漾回旋。

“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 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

There is nothing that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isak的声音湿漉漉的,温柔如近海的涟漪波浪,带着一丝极光般的魅惑,却又有大海一样的深沉厚重。


“你听到歌声了吗,在和我的提琴曲呢!”even停下了拉琴的动作,琴声戛然而止,转头兴奋的问mikeal.

“别傻了,我压根就没有听到歌声。你要是闲着就帮我拉网,今天的收获特别丰厚,我都拉不动!”

“好吧。”even依依不舍的放下小提琴,走过去帮助mikeal.

“怎么不继续了?他怎么了?”

“他进去休息了吧,isak我们该回家了!”jonas准备拉着isak会去。

“不,我想再看他一眼!”isak向前游去,想要到船头看一看他心心念念的小提琴家。

isak迅速的向前游着,和船体贴的很进,尾巴奋力劈波斩浪,激起阵阵水花。

“啊!”isak感觉像是有匕首割过自己的尾巴,接着就无法动弹,一瞬间尾巴被网缠绕住了,疼得喘不过气。

“怎么了?!isak!”跟在身后的jonas立刻游到isak面前。

“我被渔网缠绕住了!”

“天呐!你等等,我到水下看看能不能解开来,你先别动。”

jonas潜入水中,只看到粗粗的铁网缠绕着isak的尾巴,锋利的铁丝刀锋一般嵌入isak的鱼尾,伤口处血水汩汩溢出。

试着去解,可是铁丝十分锋利,只弄得jonas满手伤痕血水。

“怎么办!我根本解不开!”

“jonas,不要解了,你都受伤了。”

“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人,人怎么会在这里!”

闻到人声,isak朝jonas大喊:“jonas,快走,快躲到水里去!你要被发现了!”

“那你怎么办!?”

“这是我自己犯的错,让我自己承担,告诉我爸爸isak永远爱他。”isak的声音颤抖着。网缠着isak,慢慢上升。
jonas最终无奈地沉入水中。

“天呐!他有鱼尾巴!是人鱼啊!”mikeal很兴奋的对even说。

“天呐!真有这种生物存在啊!”

“把这条人鱼卖了你就可以上大学了!小声点,不要声张!不能让那个贪心的船长知道!”

“他看起来好像受伤了。”even艰难的把受伤的人鱼放到甲板上,鱼尾却在触到甲板的一瞬间变成了两条人腿。

“真是神奇的生物!你看,他的尾巴变成了腿。”mikeal低声尖叫。

“你会说话吗?”even盯着小人鱼。

isak咬着下唇,怯生生的低着头。没有说话。

“把他弄到你房间里,别让船长看到了!”

“好。”even一把横抱起了isak,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轻轻将人鱼放在床铺上,人鱼两条白嫩的腿上满是鲜红怖人的伤痕,鲜血弄脏了even的床单。

even喘了口气,“你有名字吗?”

isak没有敢回答,环顾四周,看到了一把小提琴。

“是你的吗?那个。”isak指了指小提琴,还是不敢抬头看眼前的男子。

“是的,原来你会讲话啊!”

“我,我每天傍晚都来这里听你拉小提琴。”

“是吗?刚刚是你在唱歌吗?”

“是的,是我。”

“你有名字么?”

“我叫isak.”isak的声音很微弱。

“even,我是even.很高兴认识你。”even伸出手。

isak却一动不敢动。

“你们想要卖掉我,是么?”

mikeal破门而入,“他原来会讲话啊!别和他废话,明天我们就辞职到城里去进行美人鱼展览,一定可以大赚一笔。”

isak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害怕得止不住颤抖。

tbc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