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As long as you love me(6)

重写了一遍发现还有许多需要修改,不小心被全部删除或许也不一定是坏事。
文中的歌曲为AIN'T MY FAULT.BY ZARA LARSSON.可以作为bgm.
我更喜欢R3HAB的remix版本,节奏更快更强烈。但是remix版本将原版中的一大段截去了,比原版歌曲要短一些。
文中歌词来源于百度,为配合文章本人做了适当删减,翻译不当之处也做了细微调整。

(6)
“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isak看着天花板发呆。拿起旁边的抱枕抱在怀里,翻了个身。侧着身子,闭上眼,仿佛看见even又在对着他咧嘴笑,他灰蓝色的眼睛弯成月牙状,星辰闪烁般明亮,性感的厚嘴唇咧开成美妙的弧度,俏皮的小虎牙抵着下唇。

isak紧紧搂住怀里的抱枕,双腿夹着抱枕蹭了蹭,想象着even的唇触上自己的唇,想象着even修长的手指抚摸自己的脸颊,想象着even有力的双臂将自己紧紧拥入怀中。

isak的脸逐渐发烫,如熟透的番茄般红了起来。皱了皱眉头,使劲的甩了甩脑袋。天呐,自己竟然在想一个男人!isak猛然醒悟,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isak拼命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不管isak多么努力,还是能听到自己因为害羞而愈发强烈的心跳声,感受到自己愈发滚烫的脸颊。

迷迷糊糊的isak迷迷糊糊的想着even,终于成功失眠了。

第二天,isak顶着厚重的熊猫眼去了学校。
又有美术课,看完课表,isak双手抓头,有些不知所措。

首先是害怕,害怕even看出自己对他的“不轨企图”。再是发自内心的窃喜,又可以看见自己整夜想念的even了。

课堂上,even觉得今天的isak怪怪的,一对上他的眼睛就忽闪着躲开了,想要追寻他的双眼,却只是低头看书。

有些郁闷的even布置了让大家自由创作,坐在讲台后,低头“认真研究”着自己的手指。如果他现在抬头,就能看到isak视奸他的热辣眼神,红扑扑的小脸蛋招人疼爱。

放学后,isak像往常一样在草地上看到了正认真写生的even。

“我做了小豆蔻面包,你要来点儿吗?”even听到isak的脚步声,回头向isak微笑。

沉迷于even魅惑的蓝眼睛和迷人的笑容,isak一时之间愣住了。

even挑了挑眉,“你不喜欢小豆蔻吗?”

“……ja?”isak刚刚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咬了咬下嘴唇。
“我很喜欢小豆蔻。”轻垂眼帘,isak怯生生地接过了even手里的小面包。

isak因为even,一整天都魂不守舍,心不在焉,以至于中午根本没有好好吃饭,又上了一整天的课,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闻到小豆蔻甜辣的香味儿,顿时食指大动,开始大快朵颐。

even看着此时的isak,心底暖暖的。isak还像小时候一样可爱,吃东西时就是一只饿极了的小奶猫。

吃得太快,以至于馅料沾在了嘴角上isak都浑然不觉。

“吃慢点儿,都沾到脸上了”even歪着头,看着isak。

小奶猫不好意思的微微抬头,一边急切地问“在,在哪?”,一边用手指胡乱的摸索.

“不,不在那里。”even伸出手,轻轻捏住isak的下巴,使他抬起头来,缓缓靠近他的脸。

空气仿佛凝固了。

isak垂着眼,不敢看even。even呼出的温热气息扰动着isak脸上的绒毛,让isak觉得痒痒的,脸颊随着even的靠近变得愈发滚烫,通红,一下子从脸颊红到了耳根子。

even强装镇定,其实比isak更加紧张,生怕isak下一秒就会推开自己。






“叮铃铃”生硬刺耳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isak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懊恼地抓起了手机。even则是无奈地撇了撇嘴,假装淡定地回过头去继续画画。

“isak,eva家在办party,你要来吗?我们给你留了点好东西!”jonas的声音听起来很亢奋,像嗑high了似的。

“……你那边人多么?”isak抬起头来,看了看正假装认真画画的even。

“挺多的,怎么啦?”

“不介意我再带一个人过去吧?”

“当然不了,不过你要带谁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老师,你晚上有事做吗?”

“没什么事,怎么了?”

“和我去party玩,好吗?”

“好啊。”

“fy fean!你怎么把老师带来了?”magnus用力拍了下isak的后背,把他拉近狠狠地拥抱着,在他耳边抑制着惊讶低语。

“哈,我高中的时候疯得可没比你们少。再说我也没比你们大多少,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玩的。”even把外套脱了下来,甩在了肩头,朝isak挑了挑眉。

音乐声震耳欲聋,嘈杂的人群随着音乐扭动身躯。小情侣们忘情地亲吻,单身的男孩女孩大声地互相调笑。

isak回头欲言又止地看了even一眼,跟着兄弟们去了浴室。

“wow,你们从哪里搞到这么好的叶子?”isak学着兄弟们的样子坐在了浴缸里,深吸了一口,感叹到。

“从ingrid的哥哥那里拿的,这可是1000克朗的好货呢!”

“你们今天有看到漂亮的妹子吗,这一届的女生里没一个漂亮的吗?”

“nei,我知道一个,黑色短发的,很漂亮。上次在画展上我看见的。”isak因为大麻,有些神志不清。

“那个女生,你还是别想了。她的前任是个高个子的黑发模特。高个,黑发,你一个都不占。她不会喜欢你的。”jonas抖了抖眉毛。

“高个?黑发?她已经约会过这种了,就不会想再约,我完全有可能。”isak并不想撩妹,但在兄弟们面前炫耀一番还是很有趣的。

“hey,bro,有本事撩给我们看啊!”magnus调笑着。

正说着,浴室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就是刚刚谈论到的黑发尤物。

“你的妹子来了!”mahid小声地对isak耳语。

“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在emile家吃到的那种药吗?是不是这个?”黑发女孩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蓝色的药丸,转过头问身后的金发女孩。

“hey!你知道你长得像谁吗?”isak突然插话,咧着嘴调笑。

“……ja?”黑发女孩有些摸不着头脑。

“《怪奇物语》里的那个小男孩。”isak忍着不笑。

兄弟们早就按耐不住,嗤嗤的笑了起来。

“你知道你这样很不礼貌吗?”女孩沉下了脸。

“emmm,i'm sorry,truely.i'm just kidding.”isak假装真诚地道歉,抿着嘴,以一种认真的眼神看着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isak眨了眨眼,继续假装真诚。

“emma.”女孩有些害羞。

“emma,你很漂亮,刚刚真的对不起。”isak用力的眨了眨眼,直勾勾地盯着女孩。

“你,知道这是什么药吗?”女孩红着脸,向isak晃了晃手中的药。

“emmm,”isak站了起来,接过药,看了看。“这是抗过敏的药,吃了会昏昏欲睡。”把药交还给emma,isak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你想来点更刺激的吗?”

“你有么?”

isak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白色的小药丸,张开嘴,放在了舌头上,以略带挑衅的眼神看着emma。

emma没有犹豫,一下子亲了上去,吮吸着isak口中的津液。

在emma亲上来的一瞬间,isak就由内而外的觉得恶心,像吃到坏掉的生蚝,想吐而不能吐。碍于兄弟们在这里看着,isak假装很开心很享受的样子。

“bro,这可真有你的!”magnus无奈且羡慕的笑了笑。

“我们还是走吧!”jonas拉着兄弟们走了出去。

终于走人了,isak窃喜。在兄弟们走出去后的下一秒,isak一把推开了emma。

isak后退到墙角,以手扶额,闭上眼,嘟囔着“It isn't right.”现在的isak头疼欲裂,大麻和药丸开始起作用了,脚下也轻飘飘的,站不住。

“What?you jerk!”emma生气地向isak低吼。

“I'm so sorry.”isak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人声嘈杂,音乐声震耳欲聋。

isak因为大麻和药物,晕晕乎乎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要even。”

isak满脸通红。脚下软绵绵的,走不动。脑袋晕乎乎的,看不清。

“你知道even在哪里吗?”isak逮着个人就问。

无数次询问后,终于看见even站在阳台上,看着夜晚路上的车来车往。

 It ain't my fault you keep turning me on
 这不是我的错 ,你让我激情澎湃
 It ain't my fault you got, got me so gone
 这不是我的错 ,你让我沉浸其中
   It ain't my fault you keep turning me on
    这不是我的错, 你让我兴奋不已
   I can't talk right now, I'm looking and I like what I'm seeing
 我不说话,我就看着眼前喜欢的一切。

isak说不出话来,意识层面被大麻和药物麻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径直走向even。

伸手搭在了even的肩膀上,“hey.”

even转过头来,看见了满脸红彤彤的isak。他眼神迷离,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双颊绯红,不好意思的微笑着。

Got me feeling kinda shocked right now
现在我很震惊
Could've stopped right now, even if I wanted
我没法停下来,即使我很想
Gotta get it, get it, get it, while it's hot right now
拿下他,拿下,拿下,现在我激情澎湃

“hey,even,我好像喜欢上你了。”isak用双臂环住even的脖子,踮起脚尖,在even的耳边呼出温热的气息。

Baby I insist, please don't blame me for what ever happens next
宝贝我坚持,不要怪我一会对你干什么。
No I, can't be responsible
不,不关我的事

“isak?”还么等到even完全反应过来,isak转过头,一下子吻上了even的唇。

脑袋里“嗡”地一下炸开了,even觉得有一串串电流在全身游走。

isak的唇微凉湿润,软绵绵的,像夏天清凉的柠檬冰淇淋。even自然的回应了一下,轻轻回吻isak,舔舐着isak精致的唇珠。

感受到回应的isak则开始发力吮吸even口中的甜蜜,啃咬着他厚实的下唇。

even整个撬开了isak的牙齿,勾起isak的小舌,与之共舞。

isak则是全收,仰头努力配合着even。even进而开始舔舐isak的上颚和牙床,惹得怀中的小奶猫发出呜呜的撒娇声。

阳台上的人很少,但是大家已经注意到了正忘情亲吻的isak和even。

 If I, get you in trouble now
 现在我让你遇到麻烦
 See you're, too irresistible
 看看你,令人如此无法抗拒
 Yeah that's for sure
 毫无疑问

人群逐渐把目光投向他们。“天呐!老师和学生,真行啊,他们。”有人正小声嘀咕。

  No I can't be responsible, responsible
 与我无关
 It ain't my fault (no, no, no, no)
 不是我的错(不是,不是,不是)
 It ain't my fault (no, no, no, no)
   不是我的错(不是,不是,不是)
 It ain't my fault
 不关我的事

七嘴八舌的言论让even很心烦,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本来就只有isak,他才不管别人的无聊看法和闲言碎语,大不了明天就辞职,反正isak已经自己送上门来了。愈发加重了力道,吮吸着isak口中的甜蜜。
“mum~”even突然加重力道,让isak有些不适,发出了惹人疼爱的撒娇声。口中的空气被even吸了个干净,isak只好努力仰着头,像个溺水者般从even口中汲取空气。

实在是受不住even的亲吻,isak用右手轻轻拍打着even的胸膛,想让他缓一缓,可是even好像感觉不到似的,继续侵略着isak的唇。isak进而又伸手抓住了even后脑勺上的卷发,轻轻的揉着,希望even轻一些。

过了好一会,even终于放开了isak,继而又捧起isak红扑扑的小脸蛋,咧着嘴笑着,露出俏皮可爱的小虎牙。

“这可是你主动的哦!”

“都怪你!”isak小声嘟哝,小脸埋在了even的肩窝里。

“天地良心,明明是你来亲我的,我被你弄得可是措手不及啊,怎么又怪我了。”even抚摸这isak的小卷毛,带着无奈的微笑。

isak再无话可说了,“mum~”小声地向even撒娇。

even立刻又啄了一口isak,微笑着继续刚刚的亲吻。

  Then you're the one who's got a hold on me
  你是唯一能抓住我的人
  No I can't be responsible, responsible
  和我没关系
  It ain't my fault
  这不是我的错
  It ain't my fault (no, no, no, no)
  不是我的错(不是,不是,不是)
  It ain't my fault
  不是我的错
  It ain't my fault you got me so caught
  不是我的错,是你让我无法自拔
  It ain't my fault you got me so caught
  不是我的错,是你让我无法自拔

“警察来了!”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

isak瞬间清醒了过来,一把推开了even,猛地向后一退,又立刻抓住了even的手。

“快走!被抓住了我就完了!”

even踉踉跄跄地跟着isak的脚步,很是不解,“他们只是来检查有没有人磕药罢了,……你,不会刚刚抽了大麻吧?!”

“我的班主任有告诉你我是个次次考试拿6分但抽大麻喝啤酒的坏孩子么?”isak转过头向even坏笑。一边又拉着他拼命向地下室跑去。

他们从地下室里的窗户爬了出去。很幸运的是,他们在外面没有碰见警察。

isak一脚踩上单车,“快上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even坐在单车的后座上,盯着isak的背影发呆。以前总是自己载isak,现在终于轮到isak载自己了。自己的小兔子终于长大了。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even环顾四周,却觉得路上的景色愈发熟悉。

TBC
本来不想在这里完结的,后面还有一大段,大半夜的实在写不动了,下次再发吧。

评论(3)

热度(30)

  1. 打喷嚏的阿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