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As long as you love me(5)

(5)
“我画的好吗,isak?”  

“送给你啦,小兔纸。”晕眩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对自己耳语。像自己曾经多次做过的梦一般。isak有点站不住。

“你还好吗?isak.”jonas的声音把isak拉回了现实。

“我,我没事。”isak以手扶额,甩了下头,定睛又看了眼那幅长卷。

“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很多的,isak.或许这只是画家的想象呢,不要多想了,我们走吧。”jonas轻轻拍了拍isak的肩膀,让兄弟们扶着isak离开了。









“isak的奶奶说他是因为车祸失忆了,我该怎么办,sonja?”

“撞击导致的失忆,也不是没有可能恢复。”

“可是iska奶奶说强行刺激isak会让他难受的。”

“你听我说完吗!你可以像童年时那样接近isak,做同小时候一样的事,让他再经历一次,或者干脆经常在他面前晃悠。不需要你提起以前你们的故事,让他重新像以前一样喜欢你不就好了吗?你需要的只是现在的isak,而不是以前那个小男孩,不是吗?”

“可是,我有什么理由接近他?他整天地呆在学校里。”

“我听说最近尼森高中还缺一个美术老师,你去试试好了。多给isak布置点美术作业,把他叫到办公室里谈谈心,我相信你们还会像从前一样要好。”


“你坐在这里看哥哥画小兔子好不好?”浅褐色卷发的青年转过头微微一笑,isak看不清他的长相,好似眼前蒙着一层雾,只看得清轮廓。

“你是谁?”想要伸出手拨开迷雾,可手臂好像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

“isak,我给你带了小豆蔻面包。”isak看见阳光洒在青年的脸上,耀眼的看不清。

“你到底是谁??”isak伸手想抓住点什么。可一伸手一切都逐渐消失隐去。

“isak,我走了,再见。一定记得我们的约定,一定哦,我们拉过勾的。”

青年远去的背影让isak摸不着头脑,向前追赶着喊到:“who are you?come back!!什么约定?告诉我啊!come back!”

“issy,你还好吗?”奶奶摇醒了isak.

“又做噩梦了吗?”奶奶轻轻将isak拥入怀中。

“嗯,又是他,我看不清,看不清楚他的脸。我还看到他在机场和我告别,让我不要忘记约定,什么约定?奶奶,我想不起来,头好痛!”

奶奶拍了拍isak的背,“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sweetheart,这段记忆不是必须的,没有这段记忆你也可以过的很快乐的。”

isak把头埋在奶奶的肩窝上里,“好,奶奶,我会好好的,不再去想了。”

“sweetheart,快睡吧。祝你有个好梦。晚安,我的小甜心。”



“你们听说了吗,上周来学校演讲的艺术家even竟然要来我们学校任教。太不可思议了!”magnus嚼着面包,有些口齿不清。

“或许他厌倦了应付世人的生活,想安静的创作,我听说他就出生于这个小镇,毕业于尼森。”jonas撇了撇嘴。

“god!一定有很多妹子要去听他的课!那么年轻帅气的老师。我们要不去看看,说不定又可以钓到辣妹。”magnus很激动。

“totally agree!”mahid附和。

isak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我要复习生物考试,还是去自习好了,你们去吧。”

“isak,come on!想想那些漂亮的女孩!你不会真如vilde所说的是homo吧?!”magnus又嚼了口面包在嘴里。

“fy fean!你在想些什么!我跟你们去好了吧!”isak负气地把书包甩在肩膀上走了出去。

“你真不该那样说。”jonas向magnus挑了挑眉。

“halla,我是even bech næsheim。你们的新老师。”高大的青年一挑眉,朝下面的一大教室眨着好奇的眼睛的学生们微微一笑,转过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又转过身来微笑着让大家翻开课本。

isak一对上那双湛蓝的桃花眼,感觉仿佛有星辰在闪烁。一瞬间,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有些眩晕。

  这不是isak第一次见到even,前两次,光顾着惊讶和发呆,根本没有仔细看过他的脸到底是什么样。他的嘴唇很厚,很性感,isak在脑内默默的想着。他的棕褐色的卷发乱糟糟的,大概搞艺术的对外貌并不看重吧。迎着阳光,isak甚至看到了even的小呆毛。

isak以手撑头,呆呆的看着,根本没有听到even说的翻开课本。

“emmmm,最后一排穿灰色jumper的男孩,你来读一下这段。”even按照sonja的指示,特别关照isak,但他的小天使好像在盯着自己发呆,even有些窃喜。

“hey!!bro!老师在叫你啊!”jonas用力掐了下isak,在他耳边耳语,isak这才回过神来。懵懵地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what's your name?”even明知故问。

“isak,isak valtersen ”isak低着头。

“isak,你来读一下这段话。”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isak仿佛得到解脱一般拉着兄弟们就走了。

课上even不会是发现自己盯着他看了吧,isak有些绝望,可是他的蓝眼睛实在是充满诱惑,导致自己在课上频频发呆。

上完一天课的even再一次拨通了sonja的电话征求意见。

“放学了,我找不到理由和他一起玩,怎么办?”

“他有什么特定的习惯吗,比如每天固定要去的地方,一定会做的事之类的?”

“天呐,sonja!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差点忘了,奶奶对我说isak保留了放学后去我们之前一起画画的草地玩的习惯!太棒了,再见,sonja!”

“你每天都来里玩儿吗,isak?”even悄悄上前,拍了拍正坐在草地上发呆的isak.

猛地一惊,isak一回头又对上了even那双有如大海般湛蓝的眸子,一瞬间看得又有些失神。脸微微一红,isak听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

“even老师,……emmm,是的,这是我小时候就有的习惯。”

“这儿的风景不错,很适合在这里写生。不介意的话我们以后一起在这儿画画吧!”

“emmm,当然没问题了,老师。”isak低着头,支支吾吾,不敢再看even的眼睛,因为isak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有多红,都快烧起来了。

“那太好了,我可以顺便指导一下你的美术作业和科学剪贴画报,你的班主任告诉我你的剪贴画报还需要提升。”even挑了挑眉,咧着嘴笑着。

isak微微抬起头,略带些羞涩与胆怯,悄悄盯着even此刻能把人融化的笑容,嘴角渐渐展开了两个可爱的小括号。

“sonja,今天一整天真是太棒了,isak对我微笑了,他甚至脸红了!而且以后我可以每天和他呆在一起了!你的主意真是太棒了!”

“那太好了,明天再试着给他画画好了,你不是说在他小时候给他画过很多吗,他应该有保存的,没准能勾起他的回忆呢。”

isak窝在被窝里,拿着笔记本,专注地看着眼前这些试题,“测试你的同性恋倾向,第一题……”

这些乱七八糟诸如你是否知道某个牌子的题目让isak摸不着头脑,测试结果是“20%”,isak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有猛然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在因为自己不是homo而感到沮丧。

关闭笔记本,慢慢滑着躺在了床上,脑海里又回想起今天even向他咧嘴笑的样子,脸渐渐的红了起来,像新鲜的番茄,微微上扬的嘴角,挤起了嘴角可爱的小括号。

tbc

立一个flag,下一章一定要写得甜到齁住!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