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As long as you love me (4)

(4)
2017 夏
深吸了一口咸咸的海风,even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回到了故乡。
挪威的夏天和多年前一样,明亮温热,带着绿树与大海的味道,温暖而不炎热。
回到多年前与isak一起画画的那片小草地,even觉得有些不真实。重又回想起10年前在这里第一次见到isak的场景,even陷入了回忆与思索的深潭,那个像小兔子一样乖顺安静的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还认得自己么?无数的问题涌入脑中,even痴痴的站在那儿出神。
“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的提问,让even一惊,立刻回过神来,想要看清眼前人。
这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般高大的男孩,只比自己略微矮些。金色的卷发,祖母绿的杏眼,反戴的暗红色鸭舌帽,精致的薄唇。恍惚间,even仿佛看见了多年前初见时的isak,下意识的轻声叹问:“isak?”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isak!真的是你吗?isak?你不记得我了吗?”even激动地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男孩。
“我根本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漂亮的男孩用力地挣脱了even的怀抱,满脸疑惑甚至带点愠怒地看着even.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even bech næsheim,很高兴认识你。”even有些哽咽,伸出右手,强装镇静。内心好似打翻了五味瓶。8年时间他就这么快把自己忘记了吗?
“even bech næsheim?那个艺术家?我真的不认识你...但是,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isak.  isak valtersen.”isak握住了even的手,轻轻地握了下,立刻放开了。

半夜
“怎么了,现在可是大半夜啊,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做什么?”电话那头的人有些生气。
“sonja,我见到他了。”
“isak吗?他……和你怎么样了,进展顺利吗?”
“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你第一次见他时他已经8岁了,已经会记事了,你走的时候他也有10岁了,怎么会一丁点都不记得呢?”
“我,我不知道。他说他根本不认识我。”even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
“mumm,也有可能是失忆症之类的,一个18岁的孩子怎么会不记得自己10岁时最要好的朋友呢?你认识他身边的朋友或家人吗?去问问他们,没准有隐情呢。”
“我认识他的奶奶,没准我该去拜访她一下。”
“好,快去睡吧!以后再大半夜打我电话,按平常3倍收取咨询费!”sonja带着点不耐烦挂了电话。

isak奶奶家
“even,我很高兴你又回到这里来了。”isak的奶奶张开双臂拥抱了even.
“奶奶,isak他好像不记得我了?这是怎么回事?”
“哦,sweetheart,我希望你不要伤心,isak在上7年级时出过一次车祸,他骑着自行车回家,结果被一个醉酒的司机撞倒,伤到了头部。他,他醒来后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家人了。在那之后他脾气变差了,也更内向了,可能是因为失去了很多曾经的美好回忆。但是他一直保持着放学后去你们以前去的小草地上玩一会儿的习惯。”
“那,医生有说过有什么方法可以恢复记忆吗?”even的手心出了很多汗,他紧张的双手紧握。
“医生说,恢复记忆的可能性不大,过多要求他记起以前的事对他并不好。但是以前的人和事确实可以刺激他记起一些东西。”
“好,我知道了。谢谢您。”even再一次拥抱了奶奶,眼底满是悲伤。

周五
“谢谢你们来参加我的画展,我希望能看到更多像你们一样的年轻人投身于艺术事业。很抱歉我还有事要处理,希望你们玩得开心。”even结束了演讲,走下了讲台,径直离开了。
这些天的事让even很烦心,演讲时他甚至没有看到坐在台下一脸不高兴不情愿的isak。

isak被基友们硬拉了过来,因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女生们总是蜂拥而上。带isak出来泡妹总会容易很多。
他们在展厅里漫不经心的逛着,假装看画,其实是在偷瞄漂亮的妹子。
“天呐!你看这像不像三年级的isak!”一个身形高挑的短发妹子小声的惊叹了起来,立刻引来了一大群人围观。
“真的好像啊,就是缩小版的isak啊!”
人越聚越多,isak听到他的名字被反复的提起,立刻上前一探究竟。
那是一幅很长的画卷,画着一个男孩从小到大的所有样子,祖母绿的眼睛,金色的小卷发,精致的薄唇,翘挺的鼻子。或是蹲在草地上发呆,或是凝视远方远方。
isak感觉自己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震惊着有些站不稳。那明显就是自己。
兄弟们很快赶来,扶住了他。
tbc
很抱歉好几天没更新了,我实在是太懒了,也有点词穷,不知道怎么写……
整个系列我决定命名为 As long as you love me.
我是belieber
也是evak小迷妹
😀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