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As long as you love me(3)

医院
even不知如何是好,自己没有isak家人的联系方式,isak还昏睡不醒,身边更没有付医药费的钱。
慌张之下,问到:“他的家人出远门了,我的爸妈可以为他签字吗?”
“……额,既然这样,也行吧,只要有成年人来就可以了。”
even立刻拨通了妈妈的电话,请她过来为isak签字。

“sweetheart,isak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不要担心了。”
even妈妈爱怜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柔声说着。
那天下午,even一直守在床边,等着他的小兔子好起来。
在那次之后,even知道了更多关于isak的故事。
isak的父母刚刚离婚,他的妈妈因为精神疾病被送进了疗养院,爸爸把他扔给了住在这个小镇上的奶奶。isak因为父母长年累月的争吵与冷漠变得很内向,很乖顺。他似乎在潜意识里告诉他自己只要他乖乖的,就不会发生不好的事了。
even的出现,像一束阳光,灿烂的照进了isak的世界,点亮了多年的昏暗。
从那之后,isak决定一直陪在even身边,陪他画画,看夕阳。
所以他风雨无阻,执着的在雨里等待even。
isak并不怪even那天没来,在他抱起自己向医院跑的那一刻起,isak内心的不安与委屈就全部消散了。

下午 3点半
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isak的小学放学比even的高中早一些。isak在放学后立刻整理好书包,沿着栽满了梧桐树的小道小跑着到了even读的高中,他嚇哧嚇哧地喘着粗气,小脸蛋憋红的样子格外可爱。站在校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门口的保安看到了这个小不点儿,立刻上前去询问。
“你在这儿做什么呢?小朋友”
“我来接一年级二班的even放学!”isak仰起头,带着自信甚至有些骄傲的语气说到。
保安觉得很奇怪,只好放任他在那边等。
半小时后。
放学的铃声响起。
isak赶紧踮起脚尖向校门里张望。
他的even很高,才16岁就已经超过了180,在人群中很好辨认。
看到even出校门的那一刻,isak几乎是把自己撞进了他的怀抱。
even很是惊讶,他习惯性地抱起了isak,用食指刮了刮isak翘挺的小鼻子,问到:“isak,你来这里做什么呀?不在那边等我跑来这里干嘛呀?”
“我来接你放学!我怕又向上次一样等不到你……”
看着isak坚定的眼神,even觉得自己开始沦陷在一种莫名的情感里。
“好!我们去画画。”

2009 夏
“even!巴士上要用的啤酒你准备好了吗?”
“整整10大箱的啤酒,早就准备好了!party什么时候开始?”
“晚上6点,大艺术家,可不要迟到哦!”
“当然。这是我们毕业前最后一次狂欢了。”
even挂了电话,又一次看了桌上那张录取通知书一眼,高兴的振臂高呼。
他为之努力了12年的梦想终于成真,Lancaster University向他伸出橄榄枝,仿佛现在整个艺术世界的大门正向他缓缓打开。
叮咚叮咚
清脆的门铃声打断了他美妙的展望,打开门,他看到了他可爱的小天使isak正站在门口眨巴着他绿盈盈的大眼睛。
“我们去画画吧!”
“不了,isak,很抱歉今天不能陪你了,我得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party.”even带着遗憾摸了摸他的小卷毛,用很宠溺的眼神看着他的isak.
高中3年,紧张的学业以及枯燥的重复绘画练习,如果没有isak的陪伴,even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否撑下来。刚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自己只顾着高兴了,还未曾与isak分享这个好消息,更没想到要怎样和isak告别。看着isak明亮澄澈的眼睛,even有些手足无措。
他与isak在长时间的陪伴中形成的关系不能简单用朋友来概括,他们更像是互相的精神支柱。even补足了isak心灵中对关怀的渴望,isak则扶持着even在艰难的道路上奋勇向前。
即将到来分离让even开始害怕纠结,他害怕离开他的小天使,他更害怕isak忍受不了别离的痛苦。他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告诉isak他即将离开,很有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回不来,无法陪伴他逐渐成长。
“好吧,玩得开心。”isak有些落寞。
even开始沉默。
最终拍了拍isak的肩膀,让他赶快回家,别让奶奶担心。

第二天下午
彻夜狂欢后,even宿醉了。一切都好像还在云里雾里。
头昏涨着,他拿起手机,看到已经是下午4点了。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
isak一定在等自己了。
什么也没带,匆忙地穿上衣服,even气喘吁吁地跑到了草地上。
isak在无聊的玩杂草。even站在他背后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幼小稚嫩的背影,又一次开始纠结。
静默了好一会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向isak走去。

“isak.”
“even!”isak兴奋的转过头来,还没有看出even满脸的苦恼。
“今天,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isak.我马上要去英国上大学了,很有可能好几年都不会回来。以后就不能陪你玩了。你要好好的,要听奶奶的话,好吗?”even带着几乎是哄小宝宝的语气,说完了这样一大段话。
isak低下了头,好像在沉思。
even有些不知所措,又急匆匆地说到:“isak,不要担心,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即使现在我们要分开很长一段时间,但过几年我就会回来的。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一起画画的。”
“那、、、even我们拉勾勾,你以后一定要回来看我,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好不好?”isak仰起头,认真地看着even.
“好,我们拉勾勾,永远不反悔!”even看见isak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8年后
2017 夏
“wow,快看,isak,下周五,挪威著名绘画家even bech næsheim要来我们学校办画展了,还有一场演讲呢!”jonas很兴奋的把手机送到isak面前让他看。
“马上就是期中考试了,我还要复习生物呢,别烦我了。我对那些大艺术家一点兴趣也没有!”isak不耐烦地推开了jonas的手,继续埋进了他的生物书。
“你这个书呆子啊,整天就知道学习,就不会给自己找点乐子。在哪里举办?什么时间?我们一起去吧。”magnus又从isak转向jonas.
“美术社那些漂亮的小妞一定会去捧场,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聊聊梵高,莫奈,一定能钓到一个!是吧?”magnus很是兴奋.
“yeah,我完全同意。”mahdi回应。
“那你们3个去吧,我自己在家复习。”isak拿起他的书包,直接走了出去。

“女士们,先生们:
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 收起小着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必须处于关闭状态。请你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已妥善安放。稍后,我们将调暗客舱灯光。谢谢。”
even醒了过来,有些迷茫,看了看窗外,挪威的蓝天白云正向他招手。
拿出了录音笔,顿了一下开始说,
“isak,你现在在做什么呢?这么多年你一定很想念我吧?马上要和你见面了,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我好想你,我迫不及待想见到你。”even用温和的声音将话语录了下来。
tbc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