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元旦更新

As long as you love me(2)

感觉自己推动剧情还是太拖沓了……

(2)

2007夏

在那之后,isak每天放学后都等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小灌木丛旁那片草地上,等着even背着他的画板,提着工具箱,然后坐在自己身旁画画。
日复一日,even发现,isak是个安静的小男孩,他不吵也不闹,更不嚷着让even画这个或那个,只是小声的问even今天要画什么,更多的时候他安静的坐在草地上看着even年轻英俊的脸庞发呆,或是盯着even手中的画笔出神,静静地陪在even身边好几个小时。
有时even会带一些小点心和isak分享,在交谈中,even逐渐知道了isak刚刚搬来这个小镇,父母分开了,他和奶奶住在一块儿,在离自己上的高中很近的一所小学读书,爱吃小豆蔻面包……
isak每天的陪伴让even觉得很安心,自从学习画画开始,even已经孤独地在这片草地上写生大概10年了,纵使对绘画有天大的热爱,每天迎着夕阳回家,even总觉得少了些什么。isak的到来像一阵柔和的风,吹进了even的心。渐渐的这个小萝卜头成了自己生活中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2007 夏末秋初

初秋的冷雨毫无预警地在一个下午到来了,看着冷雨密集地打在窗玻璃上,even整理着书包,决定今天不去写生了,直接回家,又想到isak小朋友可能还会等自己,可转念一想这样大的雨,isak也一定早早回家了。
听着冷雨滴滴答答,even心中隐隐不安,整夜没能睡好觉。
第二天下午,even像往常一样背着画板,带着小豆蔻面包来到了平常写生的草地。泥土还带着雨后湿润的气息,混合着青草的香甜气息,让人精神一振。果不其然,even看到了isak正坐在草地上无精打采地捉小虫子玩。乱乱的金色小卷发,蹭上了泥土的衣角,红扑扑的小脸蛋,水汪汪的绿眼睛,even静静驻足看了isak好一会儿,然后悄悄地绕到isak身后,趁他不注意,伸手捂住了他的双眼,调皮地说:“小萝卜头,在做什么呢?”
isak没有回头,反而啜泣着哭了起来,他小声地带着埋怨委屈的口气问:“大哥哥,你,你昨天怎么没来?我,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
even心中一惊,内疚涌上了心头,立刻放开了手,转过身去,蹲了下来,捧起isak的小脸蛋,却不知为何isak的小脸很烫,看着isak噙着泪水的大眼睛,even怀着歉意说:“昨天下了大雨,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的。不过,isak,你的脸怎么这么烫啊!”说着,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又放在自己额头上摸了摸,果然比自己烫很多,isak一定是生病了,even暗忖着,立刻焦急地又向isak抛出一连串问题:“你昨天等我的时候是不是忘了带伞?淋着雨了吗?你奶奶现在在哪?她知道你生病了吗?”一连串的问题让isak有点不知所措,他的小脑瓜还转不了那没快。
他仰起头看着even,抽泣着:“昨,昨天,我,一,一到这儿就下雨了,奶奶昨天就去城里看爸爸了。”
even心疼地摸了摸isak红扑扑的小脸蛋,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抱起isak就向医院跑。背上的画板还没来得及放下,一下一下硌着even的背,只觉得生疼。isak很小,很轻,很软,像一直可爱的小兔子,乖顺地半趴在even的肩头,还在小声啜泣,但evev明显感受到isak在努力克制着。

医院

isak睡在病床上,嘴角轻轻地嗫嚅着,额头上贴着退烧贴,打着点滴。even轻轻地掖了掖被角,抚摸着isak乱乱的小卷毛,满眼里都是担心。
“您是isak的家属吗?这里有一份医药单子要签,还要缴一下费。”护士的声音打破了病房的安静。
“我只是isak的朋友,我没有他家长的联系方式。”
even有些手足无措。
TBC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