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喷嚏的阿茜

高三休眠期,国庆节更新

as long as you love me(9)

之前有大宝贝和我讲说之前发的图看不清,花了点时间把文章输入进手机了,还是没有完结很抱歉。下次更新要到寒假了。

“evy,伊斯坦布尔的天气好吗?”isak半趴在桌子上,右手托腮,痴痴的看着笔记本屏幕。
“没有你在身边,每天的天气都不好。”

even挑眉,“我想你了,honey.”

“我也是。”isak的眼神有些暗沉落寞。

“拜托,能不能把你的耳机戴上,isak,我可没有心情听你们腻歪。”sana转过头来,面无表情。“你昨天才在机场送走他。”sana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hi,sana.”isak把笔记本转向sana,“我的isak在学校就拜托你啦,他今天上课认真吗?有帮上你的忙吗?”

“mum,”sana抿着嘴,“还算认真吧。”

“what?‘还算’?我可是超认真的!没有我的帮助怎么可能拿到6分!”

当天晚上

“isak,你明天能去趟我家里,帮我找样东西吗?”

“什么东西呀?”isak趴在床上,双手托腮。

“我的录音笔,不知道是落在家里没带在身边,还是不小心丢了。可能就在书桌抽屉里。”

“好的。”isak微微歪着头,直勾勾地盯着even的浴袍领口,“有人告诉过你,你湿着头发,穿着浴袍的样子有多么性感吗?”

“以前没有,不过,现在我知道了。我还知道我现在应该立刻把手机关了,以免某人今晚睡不着。”even挑了挑眉,一边嘴角上扬,湿漉漉的碎发贴在脸颊上,微微敞开的浴袍领口,恰好露出了迷人的锁骨。

第二天下午


“这个录音笔很重要吗?对工作有影响么?”isak拿着录音笔在手机镜头前晃了晃。

“没什么,不过是当日记本用用罢了。我再买一个就好了,你把它放在原来的地方吧。honey,我要过安检了,明天再聊吧。”

“你总是这样来去匆匆。”isak撇了撇嘴,默默关上了手机。眼底满是落寞。

isak拉开抽屉,准备将录音笔放回去,却被抽屉里一幅简单的人物素描吸引了注意。是个有兔耳朵的男孩,十岁多点的样子,精致的薄唇,鬈曲的头发。

“和我长得真像,不会是even在想象我小时候的样子吧。”isak拿了起来细看,却发现下面还有类似的一沓素描画。isak拿了起来,一张张翻看,不禁捂嘴感叹。

这简直isak的成长史,从10岁到18岁,一共9张。从婴儿肥的脸蛋到青春期的小胡渣,再到成年后的棱角分明。最后一张明显是even离开前几天,isak在他房间看到的那一张。每一张都加上了一对俏皮的兔耳朵。

“evy,你这么喜欢给我加对兔耳朵么?”isak微笑着自言自语,抚平略有些卷起的画纸,isak又轻轻将它们放回原位。






“evy,你抽屉里的画什么时候画的呀?你悄悄画了这么多的我,也不告诉我一声。”

even微微颤了一下,心里有些慌乱,那些画自然是在离开的那几年画的,但一看isak的样子,必定是什么也没想起来,略微愣了一下又立刻恢复了平静。

“我来学校那天就看见你了,从那时候开始画的。”

“oh,天呐!”isak抿嘴微笑,眼中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

“你还记得演讲前几天你在我家附近的草地那里看见我的事情吗?”isak复又提起。even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易察觉的慌乱一闪而过。
“那只是我认错人了,你和我从前的一个朋友有点像。”

isak没再细究,小时候的车祸后他的记忆力就挺差的。那天的事情早就忘得七七八八了,并不记得even到底说了什么。只是有联想起演讲那天的事,恍然大悟般提了句:“怪不得你在学校展出的画里有一幅和我很像呢。”

even见事情终于瞒了过去,立刻转移话题。isak也没有过多疑惑,开心地向even炫耀自己刚得的6分。





“isak,再见。”光芒模糊了眼前人的了脸庞,只依稀看得出他高大的身形。远去的身影让isak疑惑。

“你是谁?为什么要和我告别?”isak跑了上去,抓住了他的肩膀。他渐渐回过头来,光芒散去,黑暗又瞬间淹没了眼前人。

“isak要做听话的好孩子,好不好?”眼前人复又转过身去,继续前行,像是陷入了沼泽地一般逐渐没进了黑暗的深渊。

“你是谁?别走啊!告诉我!”isak喊叫着却突然觉得像是被扼住了喉咙般,再要喊叫却发不出声来。死一般的寂静里,isak被无形的力向后拖拽,isak拼命地挣扎喊叫,且无法动弹。呼吸逐渐微弱。

那股无形的力一点点将isak压倒在地,在触到冰冷地面的一瞬间,isak猛然惊醒。

冷汗打湿了isak的碎发,isak喘着粗气,惊魂未定。最后木讷地拉开抽屉,取出镇定安神的药片,机械地吞了下去。多年的噩梦困扰让isak只能靠这种损伤记忆力的药物来换取安稳的睡眠。服完药,isak大口深呼吸,平复心情后,复又躺下。






两个月后


“isak我今天就要去柏林了!再过2天就能会挪威了!”even很是激动,笑得眼睛弯成了新月状。

“真的么?!”isak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自己已经2个多月没有见到恋人了,他想念他乱糟糟的卷发,厚厚的嘴唇,温暖的怀抱,衣服上淡淡的青草香气,甚至是手上因常年作画而留下的老趼,isak的连渐渐烧红,声音颤抖着:“快告诉我航班号,我好去机场接你。”
“DY921,预计后天下午6点半到卑尔根机场。”





“isak,带上我做的小豆蔻面包去机场吧,你上次对我说even很想吃我做的面包。飞机上的饭一定不好吃,这个点他肯定饿了。”奶奶推开isak的房门,isak正在收拾衣服。

“今天晚上我去even家里住,晚饭就不回来吃了,奶奶。”isak接过面包盒子,一股脑儿塞进了包里。

“不用那么着急,isak,现在才4点多,还早着呢。”

“奶奶,我乘公交车去机场,下班时间人一定很多,而且机场那么远,得早点出发。”

“好吧,sweetheart.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唉,年轻真好啊!我这个老人家还是留在家里看电视吧。”

isak搀扶着奶奶一起下了楼梯,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响,老人家的耳朵已经不太好使了。
“下面插播一条新闻,从德国柏林机场飞往挪威卑尔根机场的航班DY921突然失联。据悉……”isak猛地停下了脚步,脑子“嗡”地一声全空了。嘴中低喃着那几个数字和字母“DY921”,“DY921”

“怎么了,isak?”奶奶回头询问。

isak腿一软,瘫倒在了楼梯上。

“我想我用不着去机场了。”isak扶着楼梯扶手,慢慢的拾级而上,走回了房间。

“砰”的一声巨响把奶奶吓怔了。

“怎么了?isak,你还好吗?”奶奶轻轻敲门询问,而门早已被isak锁起。

isak缩在墙角,小声抽泣,手紧握成拳,用力拍打这橱柜门。木门随着沉重的敲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isak苍白的拳头渐渐泛红,可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门外的奶奶实在没有了办法,打了电话向jonas求助。jonas答应尽快赶到。


晃动的木门使门上的相框松动,随着沉重的敲击拍打,相框最终落在了地上。清脆的玻璃声响使isak立刻停了下来。望着早已粉身碎骨的相框,isak不知所措。

这里面是isak最为珍惜的全家福,那时候父母还没有离婚,isak还是个刚上幼儿园的小萝卜头。不顾碎玻璃扎手,isak直接用手拂去碎玻璃渣子,拿起了那张视如珍宝的相片,却发现照片后面还贴着一个白色信封。

信封里有几张早已泛黄的人物素描画,兔耳朵的男孩,精致的薄唇,鬈曲的头发,熟悉的画风。isak仔细回忆,却想不气任何even曾经送画给自己的记忆。

反复翻看间,画纸反面的签名和日期一下子让isak大脑一片空白。

“2007年。”isak小声嘟哝。


“2007年。”isak自言自语。


“2007年!”isak大声哭喊。


“isak要好好听话哦。”那人脸上的光芒逐渐散去,却仍然模糊不清。

剧烈的疼痛感袭上头颅,isak挣扎着扶着墙站了起来,本想伸手去拿药,脑海里却回荡着even的声音。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isak.”

isak缩回手,“真的真的对不起,我一点儿也不记得了,even.”isak垂着头,懊丧万分。

“记不起什么?isak,快把门打开!发生了什么事情?”jonas拍打着房门,十分急切。

“我没事。”isak打了房门。“jonas,可以带我去even的公寓吗?我要拿些东西。”

isak眼神呆滞地看着地面。

jonas点了点头。

TBC



SORRY!

后天就要开学了,我也要正式成为一只高三。狗了。2篇都没能更完很抱歉,或许寒假可以回来一次。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一直几乎只写议论文的我第一次在乐乎写抒情的文字,谢谢大家没有嫌弃我。
希望高考归来后我能有质的提升,谢谢大家的陪伴与鼓励。
我很高兴在经历这段最难熬的日子前进入了evak的圈子,他们会永远是我的动力与支撑。
前面被吞了2次的车又被吞了,不想发了,好气 ,好气,好气。

young as the moring,old as the sea.(2)

抱歉好几天没有更新了,为了写美人鱼我看了一些相关电影,结果被闺密坑了看了一点《下水道的美人鱼》……我……真的无法直视这个物种。
文中歌曲为mermaid -skott,歌词被部分修改。可作为bgm.

“可是他受伤了,你看他的腿,全是伤。”

isak把腿蜷曲着,又向里缩了缩,把被子裹得紧紧的。

“even,想想你的理想,想想你的小提琴,这不过是个低等的生物,不要同情他。”

even沉默不言。

“不,我们人鱼不是这样的!”

“你给我闭嘴!”mikeal拿过一旁的毛巾,团成一团,毫不留情的塞进了isak的嘴里。

isak瞪着眼盯着mikeal,满是惊恐。

even想要阻止,站了起来,却欲言又止。

“even,把他放进你房里那个水箱里吧,别让人发现了,一定要看好他。”mikeal伸手要把isak抱起,isak猛烈的挣扎,愤怒的想要尖叫,可是嘴被堵住了,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让我来吧,他好像很害怕你。”even阻止了mikeal。转身拿出了isak嘴里的毛巾。

“随便你怎么处置他,但明天我们一定要去去城里!”mikeal叹着气离开了。



一弯杏黄色的新月,带着海的凉意从海平面升起。

isak透过窗凝视着波光粼粼的海面,月光流转。

海豚跃出水面,流线型的脊背熠熠生辉。
深蓝的海水中涌动着流光溢彩,人鱼闪光的尾鳍轻轻敲击着水面,数条人鱼浮出水面。他们围着游轮,魅惑的音符从嘴角溢出,呼唤着同伴。

isak听到朋友们的呼唤,努力伸长脖子向外望。

“我该怎么办?”isak看着焦急的朋友们,带着哭腔喃喃自语。

“唱歌吧,isak,上帝赐给人鱼魅惑众生的嗓音,这是我们唯一的武器。”父亲在自己小时候常对自己说这话。

低头看着趴在水箱边上沉睡的男子,棕褐色的卷发乱糟糟的,弯着脊背,气息平缓。

“我能做到吗?”isak说着轻轻捧起了even的脸蛋。睡眼惺忪的even朦胧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强忍睡意抬起眼皮看着isak。

“I'll be your mermaid, caught on your rock

Coming for your aid, isn't it odd?

Isn't it silly, now that you know?

Someone this slippery, can't let you go”

isak的声音温柔和缓,如转瞬即逝的泡沫,又带着海的神秘魅惑,空灵飘渺。

even被美妙的乐音缠绕,头脑更加昏胀,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把我抱起来,我要回家。”isak盯着even,沉缓的声音魔咒般击中了even.

even木讷的抱起了isak,任由湿漉漉的尾巴沾湿衣服,本应清澈的湛蓝色双眸变得混浊,没有焦点。

墨绿色的尾巴发出幽绿的光芒,映照着isak墨绿色的眼睛,勾人心魄。

isak缓缓地把下巴磕在了even的肩膀上,侧过头将唇瓣贴在even的耳垂上,轻轻呼出热气。even不禁打颤,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将isak搂得更紧。

“Take me out of here.”isak一字一顿,压着声音,用气息呼出每一个字。

even转过身,呆滞的向外走去。

isak紧紧抱着even,在他的耳畔继续低声吟唱那勾人心魄的乐曲。

“I'm too much sugar, I am your dope.

I'm just as scared as you, alone in the rain.”

冰冷的海风让isak哆嗦了几下,愈发往even的怀里钻。

清冷的月光洒在isak墨绿的尾巴上,幽绿的光芒反射在even潮红的脸颊上,极致魅惑。


“It's true,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Ooh, into the blue”

even逐渐向栏杆靠近。isak抬起头向海里张望,他的同伴已经在下面等待。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Ooh, into the blue, into the blue”

Isak稍微加大了声音,贴紧了even的胸膛。

“快,走过去,我们不能被人发现。”isak呼出的热气让even忍不住抖了一下,脸颊也愈发滚烫。

“It's proof, cause we got nothing to lose

And there ain't nothing to prove”

even立在了栏杆旁。

“松手。放我下去。”

“你在做什么?!even你傻了吗?”mikeal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even的动作。他快速上前,拉住了even的手臂。

even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怀里的isak有些摸不着头脑。

isak很是害怕。瑟瑟发抖。心砰砰直跳。

“isak,继续唱歌!我们和你一起唱!不要害怕”父亲坚定有力的声音给力isak勇气。

isak深吸了口气,继续在even耳畔吟唱。

“I'm too much sugar, I am your dope”

even刚才清澈了不一会儿的眼睛又变得混浊,重新陷入了isak的魔咒中。

even用力甩开了mikeal的手,身子靠近栏杆。

mikeal重又缠上even,拉着isak的尾巴不放。

isak微微皱眉,继续歌唱。

“I know you'd jump with me

Like the oceans dancing with a storm,

I will dance with you

While my waves enclose you 'til you're warm,

like the water's glue”

“是人鱼在迷惑你,even快醒过来!”
even仿佛聋了一样,抬起双臂,搁在了栏杆上,准备把isak送回大海。

mieak死死地拉住isak的尾巴,疼得isak直皱眉头。但isak知道自己不能停,成败在此一举。

同伴们在海水中哼唱着同样的旋律,为isak助力。

mikeal死死抓住isak的尾鳍,尖利的指甲扎进鳞片,流出鲜红色的血液,染红了even的衣襟。

isak抓紧了even的手,皱着眉继续在even耳畔吟唱。

“Hold your breath and let me count to three,

when you really know it's right

Take my hand, we'll dive into the sea

It's true, I know that you would jump too”

终于isak半个身子悬空,被even放置于海水之上。

大海的气息让isak无比沉醉,深深吸气,让大海的咸香充盈肺腔。

“I know you'd jump with me

I'll be your mermaid

I'll be your mermaid”

伴随着isak柔和魅惑的歌声和mieak撕心裂肺的怒吼,even最终跃入大海。

mikeal因为突如其来的撤力,重心不稳,向后一屁股摔在了甲板上,只留下手掌心中几片还散发着幽绿色光芒的鳞片。


冰冷的海水没过头顶的那一刻,even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干了怎样一件蠢事。想要呼救,一张嘴却满是苦涩的海水。

isak立刻挣脱even的怀抱,奋力向家人和朋友游去。

“my son,你终于回来了,以后再也不要l到人类世界去了,你真的吓到我了。”父亲一把将isak搂在怀里。

“papa,那个人类怎么办,他好像不会游泳。”
isak仰头看向父亲。

even在水中痛苦的挣扎着,呼救着。

“别管那个人了!别忘了可是他把你抓走的!”父亲身后的chris很是愤怒。

“不,不是他,他没有想伤害我,是另一个人。”isak赶紧摇头。

“isak,对人类不要那么善良,他们不会回报你的!”eskiled拉住isak的手,认真的说到。

“my son,如果你真的想救他一命,就向海豚求助吧,我不想帮助一个伤害了我的孩子的人。”

“papa,谢谢您。他至少帮助我回家了,我不能见死不救。”

isak吹出清脆的口哨,2条海豚渐渐围住even。

“拜托你们了,我的朋友,把他带回去。”

TBC

As long as you love me(7)

很抱歉,本来说了早上更新的,但是昨天大半夜开始入了另一个坑……eyewitness,太虐了,然后就一整天……今天下午才写完……
bgm:bad things

“isak,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里?”在isak骑车进入even家的前院时,even惊叹,暗忖着“难道他其实还记得一些和我有关的事?”。

“这是你家吗!这么多年都没有人住的!我在车祸之后就经常来这里,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来这里,第一次来时就像肌肉记忆似的要往这里走。我以为这就是个没有主人的空房子,经常来这里,但就只是坐在前院的长椅上写作业,我压根就不知道这原来是你家。”isak很是惊讶,说话的同时停下了车。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缘分吧。”even感叹到。
“看来你还没全忘记我啊!”even心底里有些窃喜的想着。

“进去吧!现在我一个人住在这里”even特意加重了“一个人”,咧着嘴对isak笑着,把这个词说的很刻意。




“我父母在我去伦敦上大学的那一年就搬去奥斯陆和我姐姐sonja一起住了,她在那里工作。”even吸了一口烟,深深地吸入胸腔,侧过头,缓缓地将烟圈吐在isak脸上,isak半闭双眼,贪婪的吸取着even吐出的烟气。

“Then,why did you come back?”isak盯着even的眼睛,身子又向even靠近了些。

“emmm,一方面是为了画展,另一方面是好多年没回来了,我挺想这里的。”

“那你很快就会离开吗?”isak带着浓重的疑惑与担忧。

“不,我不会走,因为你在这里。但是下周我在奥斯陆有个展览,得去一趟,但很快会回来。”even抚摸着isak后脑勺上的小卷毛,安慰着他的小宝贝。

“emmm,我们还是别聊这个了,听点音乐好么?”even起身去拿手机。

“嗯哼,我的艺术家,你喜欢什么音乐?hip hop?
Right about now, NWA court is in full effect.
Judge Dre presiding in the case of NWA versus the police department.”isak将右手握拳,摁在嘴上,摇头晃脑的装酷。

“N.A.M.huh? What about this?”even点开屏幕,播放了一首听起来很抒情的歌曲,节奏很缓。

“我的大艺术家,竟然喜欢小姑娘喜欢的情歌!”isak直起身子,把连帽衫的帽子胡乱的从头上扯下,拉到了颈后。一边的嘴角上扬,出现了可爱的小括弧。

“Nei!我喜欢MGK,MACHINE GUN KELLY.He's awesone!”

“MGK,M,G,K,MGK.”isak阴阳怪气的重复着这个名字。

“你不知道MGK吗?”

“我当然知道了,ja,MGK!”

“你看起来不知道这首歌啊,this is a hit song!”

柔和的女声过后,是一个干净利落的男声,带着点磁性,有着一往无前的果敢魄力。even跟着和唱,挑着眉笑着看着isak。

Nothing's that bad

If it feels good

So you come back

Like I knew you would

And we're both wild

And the night's young

And you're my drug

Breathe you in 'til my face numb

“And we're both wild
And the night's young”even用力的又重复了2遍。even的声音清冽有力,isak一瞬间有点失神。

“The night's young,我的艺术家,为什么重复这个?”

“我想去游泳。”

“what?已经是晚上了!”

“No!The night's young!”even站了起来,准备要走,“你不来吗?”

“emmm,好吧,你这个疯子。”isak撇了撇嘴,跟上了even的脚步。




“换我载你!”even踏上单车,挑了挑眉,邀请着isak。

“all,all right.”isak有点懵。

“抱住我的腰,我想骑快点!”

isak的双臂听话的缠上了even的腰,“这么晚了,游泳馆都关门了,我们去哪里游泳?”

“我阿姨家。”even猛蹬自行车。






“你阿姨家为什么你要撬窗进去?”

“额,她出去旅游了,我只好撬窗,快来帮我一把。”even用力地扯着窗框。

“不,我不要做帮凶。”

“你都是我的人了,要同甘共苦!”

“哼,你就贫嘴吧,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人了?”

“你说你喜欢我的。怎么才几个小时就忘记了。”

“但是,但是我还没承认是你的男朋友,不作数!”

“开了,进去吧!”even熟稔地爬了进去。

“额,even,我们没有泳衣啊,就穿着T-恤游泳吗?”

“怎么了,你很在意你的漂亮衣服吗,小妞?”

“你才是小妞!你还听bad things那样的小姑娘爱听的抒情歌!”

“那也比你的半吊子拉普好听多了。”even挑眉微笑。

“你才是半吊子呢!”isak悄悄走到even身后,使出全身力气一把将even推进了水池。
even沉没入水,不见身影。

1秒
2秒
.
.
.
一分钟

没有任何动静,isak开始着急,“even,你在哪里?你还好吗?别吓我啊!”isak慢慢蹲下,在水池边,伸出双手搅动水面。

“I got you!”isak只感觉到手上突然一热,之后便,失去重心,水没过头顶,全身冰凉。
在水下,isak试着睁开眼睛。

even的头发在水中飘起,也睁着眼看着isak,看到isak皱着的眉头,忍不住大笑,布鲁布鲁的吐着泡泡,伸出手来掐上isak的脖子。

“噗。”isak难受的扭动着,口中本就不多的空气被迫吐了出来。

even拉着isak向上浮起,在isak终于重新回到水面上吸了一口空气后立刻把isak摁了下去。

even也随之沉入水中,摁住isak的肩膀,一口亲了上去。

isak不知所措,只能贴仅even,吮吸着他口中的空气,双臂渐渐攀附上even的胸膛。

TBC

深受eyewitness荼毒的我已经快疯了……难过得写不出甜饼。

young as the morning,old as the sea A

今天看加勒比海盗4,突然想到人鱼版的evak还没有人写,实在忍不住就写了下来……前面一篇as long as you love me会在这2天完结,明天早上发第7章,大概后天就可以完成第8章。
文中歌曲为my jolly sailor bold.可作为bgm.

“这音乐,真美妙。他拉小提琴的样子真美。”isak歪着头痴痴的看着站在游轮甲板上的男子,手肘撑在礁石上。

“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吧,他们一定在担心我们呢,这里一入夜就有好多人,很可怕的。”jonas拉住了isak的手臂,准备往回游。
“不嘛,我们再听一会儿,好不好?”

jonas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在周围后,支吾着说“那,好吧,我们再听一小会儿。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听的,惹得你天天来这里。”

“哼,那是你不懂得欣赏。这首曲子让我想起了妈妈,在我小时候,她为我哼唱的摇篮曲就是这个旋律。”

“isak,我们真的得回去了,再晚大门就要锁起来了。”

“好吧”isak很是失落,尾巴轻轻拍打水面,激起细微的浪花,依依不舍地跟着jonas向大海深处游去。

“even,快过来帮我收网!待会儿再做你的音乐家白日梦!”彪形大汉用拳头将栏杆拍得嘣嘣响。

听到怒吼声的even,不得已放下了小提琴,叹了口气,向船长走去。

“唉,我可能这辈子也实现不了梦想了”

“even,再忍耐上几年,赚够钱你就可以去上大学了。”mikael拍了拍even的肩膀,继续用力拉网。

远处,夕阳沉入海水中,涟漪荡漾着昏黄的阳光。墨绿色的尾巴上下翻飞,击打起耀眼的浪花,isak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甲板上挥汗如雨的水手,向深海游去。

“papa,mom的世界是怎样的?”isak眨巴着好奇的绿眼睛,手肘搁在爸爸的鱼尾巴上,手掌抵着下巴。

“isak,你是不是又偷偷到那边的海港去玩了?说了多少次了,不要接近人类的世界,人类很可怕的!”eskild立刻插嘴。

“孩子,人类不都是可怕的,你的妈妈就是个好人,但是最好还是离人类远点儿。他们是世界上最难以看透的生物。”valtersen先生怜爱的抚摸着isak的后脑勺,盯着isak的绿眼睛发呆,眼睛有些湿润。isak继承了母亲的绿眼睛和蜂蜜色卷发,还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心。

“外面的人类世界很精彩,但是isak,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度过一生。”父亲认真的看着isak,心里默默想着“可千万别重蹈我当年的覆辙。”

“快!太阳要下山了,今天我们来晚了,怕是听不到他拉小提琴了!”isak拉着jonas,奋力向着捕捞船游去。

“你慢点!当心被人类发现,这附近还有渔网,你当心点!”jonas根本拉不住isak.

jonas作为纯血统的人鱼,各项能力都优于人鱼和人类混血的isak,可是isak为了一段美妙的音乐或者说是为了那个拉小提琴的人类,竟然不要命了的游得这样快,让jonas都跟不上。

“离那条船远一点,isak,那里很危险!”

“你说在这里他可以听到我的歌声吗?”

“你要干什么?”

“他每天演奏的那首曲子,我妈妈在我小时候常唱给我听。我对每一个音符都记得很清楚。”

“no!isak!你会被发现的!”

“可是我想认识他,就像我爸爸当年勇敢的去认识我妈妈一样。”isak游到了船尾。

“人类不是都像你母亲那样善良的!”


悠扬的小提琴声早已响起,在海面荡漾回旋。

“My heart is pierced by Cupid, I disdain all glittering gold.

There is nothing that can console me but my jolly sailor bold.”

isak的声音湿漉漉的,温柔如近海的涟漪波浪,带着一丝极光般的魅惑,却又有大海一样的深沉厚重。


“你听到歌声了吗,在和我的提琴曲呢!”even停下了拉琴的动作,琴声戛然而止,转头兴奋的问mikeal.

“别傻了,我压根就没有听到歌声。你要是闲着就帮我拉网,今天的收获特别丰厚,我都拉不动!”

“好吧。”even依依不舍的放下小提琴,走过去帮助mikeal.

“怎么不继续了?他怎么了?”

“他进去休息了吧,isak我们该回家了!”jonas准备拉着isak会去。

“不,我想再看他一眼!”isak向前游去,想要到船头看一看他心心念念的小提琴家。

isak迅速的向前游着,和船体贴的很进,尾巴奋力劈波斩浪,激起阵阵水花。

“啊!”isak感觉像是有匕首割过自己的尾巴,接着就无法动弹,一瞬间尾巴被网缠绕住了,疼得喘不过气。

“怎么了?!isak!”跟在身后的jonas立刻游到isak面前。

“我被渔网缠绕住了!”

“天呐!你等等,我到水下看看能不能解开来,你先别动。”

jonas潜入水中,只看到粗粗的铁网缠绕着isak的尾巴,锋利的铁丝刀锋一般嵌入isak的鱼尾,伤口处血水汩汩溢出。

试着去解,可是铁丝十分锋利,只弄得jonas满手伤痕血水。

“怎么办!我根本解不开!”

“jonas,不要解了,你都受伤了。”

“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人,人怎么会在这里!”

闻到人声,isak朝jonas大喊:“jonas,快走,快躲到水里去!你要被发现了!”

“那你怎么办!?”

“这是我自己犯的错,让我自己承担,告诉我爸爸isak永远爱他。”isak的声音颤抖着。网缠着isak,慢慢上升。
jonas最终无奈地沉入水中。

“天呐!他有鱼尾巴!是人鱼啊!”mikeal很兴奋的对even说。

“天呐!真有这种生物存在啊!”

“把这条人鱼卖了你就可以上大学了!小声点,不要声张!不能让那个贪心的船长知道!”

“他看起来好像受伤了。”even艰难的把受伤的人鱼放到甲板上,鱼尾却在触到甲板的一瞬间变成了两条人腿。

“真是神奇的生物!你看,他的尾巴变成了腿。”mikeal低声尖叫。

“你会说话吗?”even盯着小人鱼。

isak咬着下唇,怯生生的低着头。没有说话。

“把他弄到你房间里,别让船长看到了!”

“好。”even一把横抱起了isak,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轻轻将人鱼放在床铺上,人鱼两条白嫩的腿上满是鲜红怖人的伤痕,鲜血弄脏了even的床单。

even喘了口气,“你有名字吗?”

isak没有敢回答,环顾四周,看到了一把小提琴。

“是你的吗?那个。”isak指了指小提琴,还是不敢抬头看眼前的男子。

“是的,原来你会讲话啊!”

“我,我每天傍晚都来这里听你拉小提琴。”

“是吗?刚刚是你在唱歌吗?”

“是的,是我。”

“你有名字么?”

“我叫isak.”isak的声音很微弱。

“even,我是even.很高兴认识你。”even伸出手。

isak却一动不敢动。

“你们想要卖掉我,是么?”

mikeal破门而入,“他原来会讲话啊!别和他废话,明天我们就辞职到城里去进行美人鱼展览,一定可以大赚一笔。”

isak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害怕得止不住颤抖。

tbc

这张图很久之前做的,看到贾斯汀最近的动态,还有一些黑粉和喷子的言论,我都试着好好说话解释,但总遇到一些脑子可能不太完整的,对我恶言恶语,就像他们对贾斯汀做的一样。这张图不仅是为了贾斯汀,也是为了每一个坚守信仰的belieber.

As long as you love me(6)

重写了一遍发现还有许多需要修改,不小心被全部删除或许也不一定是坏事。
文中的歌曲为AIN'T MY FAULT.BY ZARA LARSSON.可以作为bgm.
我更喜欢R3HAB的remix版本,节奏更快更强烈。但是remix版本将原版中的一大段截去了,比原版歌曲要短一些。
文中歌词来源于百度,为配合文章本人做了适当删减,翻译不当之处也做了细微调整。

(6)
“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isak看着天花板发呆。拿起旁边的抱枕抱在怀里,翻了个身。侧着身子,闭上眼,仿佛看见even又在对着他咧嘴笑,他灰蓝色的眼睛弯成月牙状,星辰闪烁般明亮,性感的厚嘴唇咧开成美妙的弧度,俏皮的小虎牙抵着下唇。

isak紧紧搂住怀里的抱枕,双腿夹着抱枕蹭了蹭,想象着even的唇触上自己的唇,想象着even修长的手指抚摸自己的脸颊,想象着even有力的双臂将自己紧紧拥入怀中。

isak的脸逐渐发烫,如熟透的番茄般红了起来。皱了皱眉头,使劲的甩了甩脑袋。天呐,自己竟然在想一个男人!isak猛然醒悟,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isak拼命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不管isak多么努力,还是能听到自己因为害羞而愈发强烈的心跳声,感受到自己愈发滚烫的脸颊。

迷迷糊糊的isak迷迷糊糊的想着even,终于成功失眠了。

第二天,isak顶着厚重的熊猫眼去了学校。
又有美术课,看完课表,isak双手抓头,有些不知所措。

首先是害怕,害怕even看出自己对他的“不轨企图”。再是发自内心的窃喜,又可以看见自己整夜想念的even了。

课堂上,even觉得今天的isak怪怪的,一对上他的眼睛就忽闪着躲开了,想要追寻他的双眼,却只是低头看书。

有些郁闷的even布置了让大家自由创作,坐在讲台后,低头“认真研究”着自己的手指。如果他现在抬头,就能看到isak视奸他的热辣眼神,红扑扑的小脸蛋招人疼爱。

放学后,isak像往常一样在草地上看到了正认真写生的even。

“我做了小豆蔻面包,你要来点儿吗?”even听到isak的脚步声,回头向isak微笑。

沉迷于even魅惑的蓝眼睛和迷人的笑容,isak一时之间愣住了。

even挑了挑眉,“你不喜欢小豆蔻吗?”

“……ja?”isak刚刚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咬了咬下嘴唇。
“我很喜欢小豆蔻。”轻垂眼帘,isak怯生生地接过了even手里的小面包。

isak因为even,一整天都魂不守舍,心不在焉,以至于中午根本没有好好吃饭,又上了一整天的课,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闻到小豆蔻甜辣的香味儿,顿时食指大动,开始大快朵颐。

even看着此时的isak,心底暖暖的。isak还像小时候一样可爱,吃东西时就是一只饿极了的小奶猫。

吃得太快,以至于馅料沾在了嘴角上isak都浑然不觉。

“吃慢点儿,都沾到脸上了”even歪着头,看着isak。

小奶猫不好意思的微微抬头,一边急切地问“在,在哪?”,一边用手指胡乱的摸索.

“不,不在那里。”even伸出手,轻轻捏住isak的下巴,使他抬起头来,缓缓靠近他的脸。

空气仿佛凝固了。

isak垂着眼,不敢看even。even呼出的温热气息扰动着isak脸上的绒毛,让isak觉得痒痒的,脸颊随着even的靠近变得愈发滚烫,通红,一下子从脸颊红到了耳根子。

even强装镇定,其实比isak更加紧张,生怕isak下一秒就会推开自己。






“叮铃铃”生硬刺耳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isak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懊恼地抓起了手机。even则是无奈地撇了撇嘴,假装淡定地回过头去继续画画。

“isak,eva家在办party,你要来吗?我们给你留了点好东西!”jonas的声音听起来很亢奋,像嗑high了似的。

“……你那边人多么?”isak抬起头来,看了看正假装认真画画的even。

“挺多的,怎么啦?”

“不介意我再带一个人过去吧?”

“当然不了,不过你要带谁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老师,你晚上有事做吗?”

“没什么事,怎么了?”

“和我去party玩,好吗?”

“好啊。”

“fy fean!你怎么把老师带来了?”magnus用力拍了下isak的后背,把他拉近狠狠地拥抱着,在他耳边抑制着惊讶低语。

“哈,我高中的时候疯得可没比你们少。再说我也没比你们大多少,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玩的。”even把外套脱了下来,甩在了肩头,朝isak挑了挑眉。

音乐声震耳欲聋,嘈杂的人群随着音乐扭动身躯。小情侣们忘情地亲吻,单身的男孩女孩大声地互相调笑。

isak回头欲言又止地看了even一眼,跟着兄弟们去了浴室。

“wow,你们从哪里搞到这么好的叶子?”isak学着兄弟们的样子坐在了浴缸里,深吸了一口,感叹到。

“从ingrid的哥哥那里拿的,这可是1000克朗的好货呢!”

“你们今天有看到漂亮的妹子吗,这一届的女生里没一个漂亮的吗?”

“nei,我知道一个,黑色短发的,很漂亮。上次在画展上我看见的。”isak因为大麻,有些神志不清。

“那个女生,你还是别想了。她的前任是个高个子的黑发模特。高个,黑发,你一个都不占。她不会喜欢你的。”jonas抖了抖眉毛。

“高个?黑发?她已经约会过这种了,就不会想再约,我完全有可能。”isak并不想撩妹,但在兄弟们面前炫耀一番还是很有趣的。

“hey,bro,有本事撩给我们看啊!”magnus调笑着。

正说着,浴室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就是刚刚谈论到的黑发尤物。

“你的妹子来了!”mahid小声地对isak耳语。

“你还记得上次我们在emile家吃到的那种药吗?是不是这个?”黑发女孩从抽屉里拿出一盒蓝色的药丸,转过头问身后的金发女孩。

“hey!你知道你长得像谁吗?”isak突然插话,咧着嘴调笑。

“……ja?”黑发女孩有些摸不着头脑。

“《怪奇物语》里的那个小男孩。”isak忍着不笑。

兄弟们早就按耐不住,嗤嗤的笑了起来。

“你知道你这样很不礼貌吗?”女孩沉下了脸。

“emmm,i'm sorry,truely.i'm just kidding.”isak假装真诚地道歉,抿着嘴,以一种认真的眼神看着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isak眨了眨眼,继续假装真诚。

“emma.”女孩有些害羞。

“emma,你很漂亮,刚刚真的对不起。”isak用力的眨了眨眼,直勾勾地盯着女孩。

“你,知道这是什么药吗?”女孩红着脸,向isak晃了晃手中的药。

“emmm,”isak站了起来,接过药,看了看。“这是抗过敏的药,吃了会昏昏欲睡。”把药交还给emma,isak看着她的眼睛,微笑着,“你想来点更刺激的吗?”

“你有么?”

isak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白色的小药丸,张开嘴,放在了舌头上,以略带挑衅的眼神看着emma。

emma没有犹豫,一下子亲了上去,吮吸着isak口中的津液。

在emma亲上来的一瞬间,isak就由内而外的觉得恶心,像吃到坏掉的生蚝,想吐而不能吐。碍于兄弟们在这里看着,isak假装很开心很享受的样子。

“bro,这可真有你的!”magnus无奈且羡慕的笑了笑。

“我们还是走吧!”jonas拉着兄弟们走了出去。

终于走人了,isak窃喜。在兄弟们走出去后的下一秒,isak一把推开了emma。

isak后退到墙角,以手扶额,闭上眼,嘟囔着“It isn't right.”现在的isak头疼欲裂,大麻和药丸开始起作用了,脚下也轻飘飘的,站不住。

“What?you jerk!”emma生气地向isak低吼。

“I'm so sorry.”isak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人声嘈杂,音乐声震耳欲聋。

isak因为大麻和药物,晕晕乎乎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想要even。”

isak满脸通红。脚下软绵绵的,走不动。脑袋晕乎乎的,看不清。

“你知道even在哪里吗?”isak逮着个人就问。

无数次询问后,终于看见even站在阳台上,看着夜晚路上的车来车往。

 It ain't my fault you keep turning me on
 这不是我的错 ,你让我激情澎湃
 It ain't my fault you got, got me so gone
 这不是我的错 ,你让我沉浸其中
   It ain't my fault you keep turning me on
    这不是我的错, 你让我兴奋不已
   I can't talk right now, I'm looking and I like what I'm seeing
 我不说话,我就看着眼前喜欢的一切。

isak说不出话来,意识层面被大麻和药物麻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

径直走向even。

伸手搭在了even的肩膀上,“hey.”

even转过头来,看见了满脸红彤彤的isak。他眼神迷离,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双颊绯红,不好意思的微笑着。

Got me feeling kinda shocked right now
现在我很震惊
Could've stopped right now, even if I wanted
我没法停下来,即使我很想
Gotta get it, get it, get it, while it's hot right now
拿下他,拿下,拿下,现在我激情澎湃

“hey,even,我好像喜欢上你了。”isak用双臂环住even的脖子,踮起脚尖,在even的耳边呼出温热的气息。

Baby I insist, please don't blame me for what ever happens next
宝贝我坚持,不要怪我一会对你干什么。
No I, can't be responsible
不,不关我的事

“isak?”还么等到even完全反应过来,isak转过头,一下子吻上了even的唇。

脑袋里“嗡”地一下炸开了,even觉得有一串串电流在全身游走。

isak的唇微凉湿润,软绵绵的,像夏天清凉的柠檬冰淇淋。even自然的回应了一下,轻轻回吻isak,舔舐着isak精致的唇珠。

感受到回应的isak则开始发力吮吸even口中的甜蜜,啃咬着他厚实的下唇。

even整个撬开了isak的牙齿,勾起isak的小舌,与之共舞。

isak则是全收,仰头努力配合着even。even进而开始舔舐isak的上颚和牙床,惹得怀中的小奶猫发出呜呜的撒娇声。

阳台上的人很少,但是大家已经注意到了正忘情亲吻的isak和even。

 If I, get you in trouble now
 现在我让你遇到麻烦
 See you're, too irresistible
 看看你,令人如此无法抗拒
 Yeah that's for sure
 毫无疑问

人群逐渐把目光投向他们。“天呐!老师和学生,真行啊,他们。”有人正小声嘀咕。

  No I can't be responsible, responsible
 与我无关
 It ain't my fault (no, no, no, no)
 不是我的错(不是,不是,不是)
 It ain't my fault (no, no, no, no)
   不是我的错(不是,不是,不是)
 It ain't my fault
 不关我的事

七嘴八舌的言论让even很心烦,他来到这里的目的本来就只有isak,他才不管别人的无聊看法和闲言碎语,大不了明天就辞职,反正isak已经自己送上门来了。愈发加重了力道,吮吸着isak口中的甜蜜。
“mum~”even突然加重力道,让isak有些不适,发出了惹人疼爱的撒娇声。口中的空气被even吸了个干净,isak只好努力仰着头,像个溺水者般从even口中汲取空气。

实在是受不住even的亲吻,isak用右手轻轻拍打着even的胸膛,想让他缓一缓,可是even好像感觉不到似的,继续侵略着isak的唇。isak进而又伸手抓住了even后脑勺上的卷发,轻轻的揉着,希望even轻一些。

过了好一会,even终于放开了isak,继而又捧起isak红扑扑的小脸蛋,咧着嘴笑着,露出俏皮可爱的小虎牙。

“这可是你主动的哦!”

“都怪你!”isak小声嘟哝,小脸埋在了even的肩窝里。

“天地良心,明明是你来亲我的,我被你弄得可是措手不及啊,怎么又怪我了。”even抚摸这isak的小卷毛,带着无奈的微笑。

isak再无话可说了,“mum~”小声地向even撒娇。

even立刻又啄了一口isak,微笑着继续刚刚的亲吻。

  Then you're the one who's got a hold on me
  你是唯一能抓住我的人
  No I can't be responsible, responsible
  和我没关系
  It ain't my fault
  这不是我的错
  It ain't my fault (no, no, no, no)
  不是我的错(不是,不是,不是)
  It ain't my fault
  不是我的错
  It ain't my fault you got me so caught
  不是我的错,是你让我无法自拔
  It ain't my fault you got me so caught
  不是我的错,是你让我无法自拔

“警察来了!”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

isak瞬间清醒了过来,一把推开了even,猛地向后一退,又立刻抓住了even的手。

“快走!被抓住了我就完了!”

even踉踉跄跄地跟着isak的脚步,很是不解,“他们只是来检查有没有人磕药罢了,……你,不会刚刚抽了大麻吧?!”

“我的班主任有告诉你我是个次次考试拿6分但抽大麻喝啤酒的坏孩子么?”isak转过头向even坏笑。一边又拉着他拼命向地下室跑去。

他们从地下室里的窗户爬了出去。很幸运的是,他们在外面没有碰见警察。

isak一脚踩上单车,“快上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even坐在单车的后座上,盯着isak的背影发呆。以前总是自己载isak,现在终于轮到isak载自己了。自己的小兔子终于长大了。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even环顾四周,却觉得路上的景色愈发熟悉。

TBC
本来不想在这里完结的,后面还有一大段,大半夜的实在写不动了,下次再发吧。

很抱歉占个tag,今天本来第6章的内容已经写完了,可是手贱全选了之后按了删除键,全都没有了。我现在正试着恢复,可是之前没有备份,vivo的手机还要安装一大堆狗屁软件才能和电脑链接,所以也无法使用删除文件恢复软件,可能要全部重写了。很抱歉。我现在挺崩溃的。

As long as you love me(5)

(5)
“我画的好吗,isak?”  

“送给你啦,小兔纸。”晕眩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对自己耳语。像自己曾经多次做过的梦一般。isak有点站不住。

“你还好吗?isak.”jonas的声音把isak拉回了现实。

“我,我没事。”isak以手扶额,甩了下头,定睛又看了眼那幅长卷。

“世界上长相相似的人很多的,isak.或许这只是画家的想象呢,不要多想了,我们走吧。”jonas轻轻拍了拍isak的肩膀,让兄弟们扶着isak离开了。









“isak的奶奶说他是因为车祸失忆了,我该怎么办,sonja?”

“撞击导致的失忆,也不是没有可能恢复。”

“可是iska奶奶说强行刺激isak会让他难受的。”

“你听我说完吗!你可以像童年时那样接近isak,做同小时候一样的事,让他再经历一次,或者干脆经常在他面前晃悠。不需要你提起以前你们的故事,让他重新像以前一样喜欢你不就好了吗?你需要的只是现在的isak,而不是以前那个小男孩,不是吗?”

“可是,我有什么理由接近他?他整天地呆在学校里。”

“我听说最近尼森高中还缺一个美术老师,你去试试好了。多给isak布置点美术作业,把他叫到办公室里谈谈心,我相信你们还会像从前一样要好。”


“你坐在这里看哥哥画小兔子好不好?”浅褐色卷发的青年转过头微微一笑,isak看不清他的长相,好似眼前蒙着一层雾,只看得清轮廓。

“你是谁?”想要伸出手拨开迷雾,可手臂好像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

“isak,我给你带了小豆蔻面包。”isak看见阳光洒在青年的脸上,耀眼的看不清。

“你到底是谁??”isak伸手想抓住点什么。可一伸手一切都逐渐消失隐去。

“isak,我走了,再见。一定记得我们的约定,一定哦,我们拉过勾的。”

青年远去的背影让isak摸不着头脑,向前追赶着喊到:“who are you?come back!!什么约定?告诉我啊!come back!”

“issy,你还好吗?”奶奶摇醒了isak.

“又做噩梦了吗?”奶奶轻轻将isak拥入怀中。

“嗯,又是他,我看不清,看不清楚他的脸。我还看到他在机场和我告别,让我不要忘记约定,什么约定?奶奶,我想不起来,头好痛!”

奶奶拍了拍isak的背,“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sweetheart,这段记忆不是必须的,没有这段记忆你也可以过的很快乐的。”

isak把头埋在奶奶的肩窝上里,“好,奶奶,我会好好的,不再去想了。”

“sweetheart,快睡吧。祝你有个好梦。晚安,我的小甜心。”



“你们听说了吗,上周来学校演讲的艺术家even竟然要来我们学校任教。太不可思议了!”magnus嚼着面包,有些口齿不清。

“或许他厌倦了应付世人的生活,想安静的创作,我听说他就出生于这个小镇,毕业于尼森。”jonas撇了撇嘴。

“god!一定有很多妹子要去听他的课!那么年轻帅气的老师。我们要不去看看,说不定又可以钓到辣妹。”magnus很激动。

“totally agree!”mahid附和。

isak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我要复习生物考试,还是去自习好了,你们去吧。”

“isak,come on!想想那些漂亮的女孩!你不会真如vilde所说的是homo吧?!”magnus又嚼了口面包在嘴里。

“fy fean!你在想些什么!我跟你们去好了吧!”isak负气地把书包甩在肩膀上走了出去。

“你真不该那样说。”jonas向magnus挑了挑眉。

“halla,我是even bech næsheim。你们的新老师。”高大的青年一挑眉,朝下面的一大教室眨着好奇的眼睛的学生们微微一笑,转过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又转过身来微笑着让大家翻开课本。

isak一对上那双湛蓝的桃花眼,感觉仿佛有星辰在闪烁。一瞬间,心跳好像漏了一拍,有些眩晕。

  这不是isak第一次见到even,前两次,光顾着惊讶和发呆,根本没有仔细看过他的脸到底是什么样。他的嘴唇很厚,很性感,isak在脑内默默的想着。他的棕褐色的卷发乱糟糟的,大概搞艺术的对外貌并不看重吧。迎着阳光,isak甚至看到了even的小呆毛。

isak以手撑头,呆呆的看着,根本没有听到even说的翻开课本。

“emmmm,最后一排穿灰色jumper的男孩,你来读一下这段。”even按照sonja的指示,特别关照isak,但他的小天使好像在盯着自己发呆,even有些窃喜。

“hey!!bro!老师在叫你啊!”jonas用力掐了下isak,在他耳边耳语,isak这才回过神来。懵懵地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what's your name?”even明知故问。

“isak,isak valtersen ”isak低着头。

“isak,你来读一下这段话。”

下课铃声终于响起,isak仿佛得到解脱一般拉着兄弟们就走了。

课上even不会是发现自己盯着他看了吧,isak有些绝望,可是他的蓝眼睛实在是充满诱惑,导致自己在课上频频发呆。

上完一天课的even再一次拨通了sonja的电话征求意见。

“放学了,我找不到理由和他一起玩,怎么办?”

“他有什么特定的习惯吗,比如每天固定要去的地方,一定会做的事之类的?”

“天呐,sonja!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差点忘了,奶奶对我说isak保留了放学后去我们之前一起画画的草地玩的习惯!太棒了,再见,sonja!”

“你每天都来里玩儿吗,isak?”even悄悄上前,拍了拍正坐在草地上发呆的isak.

猛地一惊,isak一回头又对上了even那双有如大海般湛蓝的眸子,一瞬间看得又有些失神。脸微微一红,isak听到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

“even老师,……emmm,是的,这是我小时候就有的习惯。”

“这儿的风景不错,很适合在这里写生。不介意的话我们以后一起在这儿画画吧!”

“emmm,当然没问题了,老师。”isak低着头,支支吾吾,不敢再看even的眼睛,因为isak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脸现在有多红,都快烧起来了。

“那太好了,我可以顺便指导一下你的美术作业和科学剪贴画报,你的班主任告诉我你的剪贴画报还需要提升。”even挑了挑眉,咧着嘴笑着。

isak微微抬起头,略带些羞涩与胆怯,悄悄盯着even此刻能把人融化的笑容,嘴角渐渐展开了两个可爱的小括号。

“sonja,今天一整天真是太棒了,isak对我微笑了,他甚至脸红了!而且以后我可以每天和他呆在一起了!你的主意真是太棒了!”

“那太好了,明天再试着给他画画好了,你不是说在他小时候给他画过很多吗,他应该有保存的,没准能勾起他的回忆呢。”

isak窝在被窝里,拿着笔记本,专注地看着眼前这些试题,“测试你的同性恋倾向,第一题……”

这些乱七八糟诸如你是否知道某个牌子的题目让isak摸不着头脑,测试结果是“20%”,isak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有猛然回过神发现自己竟然在因为自己不是homo而感到沮丧。

关闭笔记本,慢慢滑着躺在了床上,脑海里又回想起今天even向他咧嘴笑的样子,脸渐渐的红了起来,像新鲜的番茄,微微上扬的嘴角,挤起了嘴角可爱的小括号。

tbc

立一个flag,下一章一定要写得甜到齁住!

As long as you love me (4)

(4)
2017 夏
深吸了一口咸咸的海风,even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回到了故乡。
挪威的夏天和多年前一样,明亮温热,带着绿树与大海的味道,温暖而不炎热。
回到多年前与isak一起画画的那片小草地,even觉得有些不真实。重又回想起10年前在这里第一次见到isak的场景,even陷入了回忆与思索的深潭,那个像小兔子一样乖顺安静的小男孩,现在怎么样了?还认得自己么?无数的问题涌入脑中,even痴痴的站在那儿出神。
“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的提问,让even一惊,立刻回过神来,想要看清眼前人。
这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般高大的男孩,只比自己略微矮些。金色的卷发,祖母绿的杏眼,反戴的暗红色鸭舌帽,精致的薄唇。恍惚间,even仿佛看见了多年前初见时的isak,下意识的轻声叹问:“isak?”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是谁?”
“isak!真的是你吗?isak?你不记得我了吗?”even激动地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男孩。
“我根本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漂亮的男孩用力地挣脱了even的怀抱,满脸疑惑甚至带点愠怒地看着even.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even bech næsheim,很高兴认识你。”even有些哽咽,伸出右手,强装镇静。内心好似打翻了五味瓶。8年时间他就这么快把自己忘记了吗?
“even bech næsheim?那个艺术家?我真的不认识你...但是,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isak.  isak valtersen.”isak握住了even的手,轻轻地握了下,立刻放开了。

半夜
“怎么了,现在可是大半夜啊,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做什么?”电话那头的人有些生气。
“sonja,我见到他了。”
“isak吗?他……和你怎么样了,进展顺利吗?”
“他,已经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你第一次见他时他已经8岁了,已经会记事了,你走的时候他也有10岁了,怎么会一丁点都不记得呢?”
“我,我不知道。他说他根本不认识我。”even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
“mumm,也有可能是失忆症之类的,一个18岁的孩子怎么会不记得自己10岁时最要好的朋友呢?你认识他身边的朋友或家人吗?去问问他们,没准有隐情呢。”
“我认识他的奶奶,没准我该去拜访她一下。”
“好,快去睡吧!以后再大半夜打我电话,按平常3倍收取咨询费!”sonja带着点不耐烦挂了电话。

isak奶奶家
“even,我很高兴你又回到这里来了。”isak的奶奶张开双臂拥抱了even.
“奶奶,isak他好像不记得我了?这是怎么回事?”
“哦,sweetheart,我希望你不要伤心,isak在上7年级时出过一次车祸,他骑着自行车回家,结果被一个醉酒的司机撞倒,伤到了头部。他,他醒来后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家人了。在那之后他脾气变差了,也更内向了,可能是因为失去了很多曾经的美好回忆。但是他一直保持着放学后去你们以前去的小草地上玩一会儿的习惯。”
“那,医生有说过有什么方法可以恢复记忆吗?”even的手心出了很多汗,他紧张的双手紧握。
“医生说,恢复记忆的可能性不大,过多要求他记起以前的事对他并不好。但是以前的人和事确实可以刺激他记起一些东西。”
“好,我知道了。谢谢您。”even再一次拥抱了奶奶,眼底满是悲伤。

周五
“谢谢你们来参加我的画展,我希望能看到更多像你们一样的年轻人投身于艺术事业。很抱歉我还有事要处理,希望你们玩得开心。”even结束了演讲,走下了讲台,径直离开了。
这些天的事让even很烦心,演讲时他甚至没有看到坐在台下一脸不高兴不情愿的isak。

isak被基友们硬拉了过来,因为他有一张好看的脸,女生们总是蜂拥而上。带isak出来泡妹总会容易很多。
他们在展厅里漫不经心的逛着,假装看画,其实是在偷瞄漂亮的妹子。
“天呐!你看这像不像三年级的isak!”一个身形高挑的短发妹子小声的惊叹了起来,立刻引来了一大群人围观。
“真的好像啊,就是缩小版的isak啊!”
人越聚越多,isak听到他的名字被反复的提起,立刻上前一探究竟。
那是一幅很长的画卷,画着一个男孩从小到大的所有样子,祖母绿的眼睛,金色的小卷发,精致的薄唇,翘挺的鼻子。或是蹲在草地上发呆,或是凝视远方远方。
isak感觉自己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震惊着有些站不稳。那明显就是自己。
兄弟们很快赶来,扶住了他。
tbc
很抱歉好几天没更新了,我实在是太懒了,也有点词穷,不知道怎么写……
整个系列我决定命名为 As long as you love me.
我是belieber
也是evak小迷妹
😀